龍一真人實在沒辦法,把這小家伙關起來。但是,不管他用什么,都關不住這小家伙,哪怕是用空間法器把這小家伙關進去,沒多久,這小家伙便又自己溜了出來。

  實在沒轍了,也是為了大威龍門的千年基業著想,龍一真人便趁著這次機會,專門讓吳崢把小雞崽子送來給蘇揚了。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美其名曰說是這小雞崽子跟蘇揚有緣,所以就把這小雞崽子送給蘇揚了。事實上,他們實在是養不起了,再養下去,估計龍門山都得被這小雞崽子翻過來了。

  蘇揚原本還以為大威龍門這么大方呢,結果,這小家伙到了他這里之后,當場就跟小烏龜打了一架。

  這倆小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縮在龜殼里不出來,等待時機突然一口咬過去。一個飛過來飛過去,瞅準機會也要叨對方一下,鬧得不可開交,把蘇揚住的那個房間打得亂七八糟的。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蘇揚出去跟院長他們商量了事情,回來看到好像遭受了龍卷風一般的房間,頓時就是滿頭黑線。把倆小家伙召集在一起,咣咣敲了兩下,這倆小家伙方才老實了。

  不過,這倆小家伙也沒老實多久。蘇揚在清河學院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大清早,就被猛烈的敲門聲給弄醒。出去一看,是一臉黑線的教導主任,手里還拎著兩個筐子,一個里面裝的小烏龜,一個里面裝的小雞崽子。

  這倆家伙,都是仰八四叉的,小烏龜連尾巴都伸出了龜殼,趴在那里伸著脖子,時不時地打個飽嗝兒。小雞崽子更夸張,干脆便躺在那里,肚子溜圓,好像吞了個球似的,讓人直懷疑這小家伙的肚子會不會被撐破了。

  蘇揚當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甚至都不知道這倆小家伙什么時候偷溜出去了??吹澆痰賈魅文瞧卑芑檔謀砬?,他當時便暗叫不好,這倆小家伙該不會是去教導主任的房間里打架了吧?

  結果,還沒等他開口,教導主任便立馬道:“蘇揚,你能不能管好這倆小家伙???它倆把咱們清河學院的煉丹室差點拆了,里面我們珍藏多年的靈藥,被它倆吃了大半??!”

  說到這里,教導主任的臉都綠了。這里面的丹藥,那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仙藥啊,都是價值連城的,結果一晚上的時間,都被這倆小家伙吃的差不多了。

  “什么???”蘇揚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看著那倆小家伙的樣子,終于明白這倆小家伙為什么動彈不了了,這是撐得動不了了啊。

  “不僅吃,還糟蹋,煉丹室里一片狼藉??!”教導主任嘴唇都在哆嗦:“我早上過去的時候,看著門上破了倆洞,還不知道什么情況呢。進去一看,煉丹爐都被打翻了,這是倆土匪嗎?”

  “不會吧?”蘇揚一臉的震撼:“煉丹室不是有法陣護著嗎?”

  “我怎么知道!”教導主任憤然道:“我到的時候,法陣還在,什么變化都沒有,誰知道這倆家伙是怎么溜進去的??!”

  蘇揚也是無語,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倆小家伙竟然這么能折騰。

  好不容易給教導主任一頓勸,方才把這件事擺平了。當然,教導主任也是看在這倆都是神獸的前提下,方才饒了它們的。不然的話,非得用它倆燉一鍋小雞烏龜湯了。

  在去天涯海角的路上,蘇揚專門把這倆小家伙帶在身上。一來是清河學院不愿意留它倆,二來,蘇揚也真不敢把它倆放出去,誰知道這倆小家伙到底會鬧出什么事情呢。

  中午時分,蘇揚他們便到了天涯海角附近的一個小鎮上。

  蘇揚他們早就打探好這邊的情況了,也有清河學院的人提前在這里給他們安排好了住的地方,是一個比較僻靜的獨棟別墅,附近一公里之內都沒有其他住戶,非常的安靜。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眾人在這里稍事休息,順便吃個午飯,準備晚上再開始行動。

  吃飯的時候,蘇揚專門弄了幾個菜到自己房間,然后把那倆小家伙放了出來。

  這個時候,這倆小家伙已經恢復了不少精神,估計吃的丹藥都消化了不少,放在桌子上,倆小家伙,立馬就往盤子那邊跑了過去。

  蘇揚直接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把這倆小家伙都按住了。

  倆小家伙一頓掙扎,但最終還是掙不過蘇揚。事實上,也不是這倆小家伙不是蘇揚的對手,倆小家伙力量是很大的,只不過在蘇揚面前很老實的。

  它倆掙不過,就扭過頭,用烏溜溜的黑眼珠看著蘇揚,好像是在詢問蘇揚為什么不讓它倆吃東西。

  “你倆給我老實點!”蘇揚把它倆放在面前,松開手,小雞崽子立馬轉身要跑,但又被蘇揚一把給抓回來。

  “給我站這兒!”蘇揚訓斥道:“不許亂跑!”

  小雞崽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聽懂,反正是懵懵懂懂地站在了這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蘇揚,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

  如果不是蘇揚知道它倆做的事,蘇揚肯定會被它這可愛的樣子給騙到。但是,現在蘇揚看著它這樣子,可是一點都不感覺可愛,只覺得這就是一個小惡魔嘛。

  “你倆昨晚是不是去煉丹房偷吃丹藥了?”蘇揚一副惡狠狠的樣子問道。

  倆小家伙也不知道是聽懂沒聽懂,面面相覷了一會兒,小雞崽子突然伸出一個翅膀,搭在了小烏龜的身上。

  蘇揚一臉黑線:“你給我老實點,你指著它是什么意思?哦,是它帶你去的?你開什么玩笑?你沒來的時候,小烏龜老實極了,從來沒有亂跑過。你才來了一天,就把它帶的夜不歸宿了,還跑去偷東西,你咋不飛上天去跟太陽肩并肩呢?”

  小雞崽子偏著腦袋,愣了一會兒,又撲棱了幾下翅膀,慢慢飛起來一些,好像是在告訴蘇揚,我是真的能飛到天上去跟太陽肩并肩!

  蘇揚氣笑了,伸出手在小雞崽子的小腦袋上敲了一下:“給我老實點,不許亂動!”

  小雞崽子黑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蘇揚,那委屈的模樣,人見人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