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號一聽任小粟竟然還感慨自己怎么不跑快點,當時他就相當委屈了:“我都已經使出吃奶的勁兒去跑了好嗎,是你太變態了!”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任小粟砸吧著嘴說道:“其他人都交完錢走了,你這事怎么辦你自己說,我們這是診所,又不是慈善機構!”

  “那你說怎么辦?”那漢子都快哭了,眼瞅著打又打不過,錢又不夠,搞不好今天就捐在這里了……

  “你看是這樣啊,”任小粟和顏悅色的說道:“你仔細想想家里是不是還藏著錢?”

  “沒有,現在誰敢在家里藏錢啊,自家婆娘都信不過啊,”那漢子快絕望了。

  任小粟也有點不耐煩了:“大老爺們的別那么委屈吧唧,你就說你什么還有多少錢吧?”

  “距離發工資就剩四五天了,現在是月底,我們這干活的根本存不住錢……”

  “我問你還有多少!”任小粟怒吼道。

  “432,”漢子哭了。

  打欠條肯定是不能讓對方打欠條的,這年頭今天讓人給自己打個欠條,明天說不定這人就沒了……

  任小粟尋思著這人身上是不是還有什么值錢東西?

  忽然間任小粟想到了一個事情,他眼睛一亮說道:“是這樣,我看你也不容易,要不剩下的就免了吧,你把你兜里的錢給我就行了,我給你留32塊錢吃飯……算了,給你留2塊錢吃飯吧?!?br>
  那漢子一聽,差點都感動哭了:“謝謝你,謝謝你!”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來自董明帥的感謝,+1!”

  任小粟心中狂喜,自己終于找到了獲得感謝的方法!

  首先定價要合理,診所收600他也收600,這樣大家就不會覺得他宰人,其次要演戲,哪怕少賺點錢也要賺足感動!

  賺錢不重要,感謝才重要,有感謝就有錢!短短的一天時間,任小粟就已經賺了2230塊錢,這可要比他去抓麻雀來錢快多了,還壓根沒有危險。

  如今任小粟的感謝幣再次重回四枚,看上去并沒有怎么增長,但重要的是他在摸索中找到了方法??!

  這時候任小粟已經開始美滋滋的尋思,可以給顏六元再添一套秋衣秋褲了,他回頭看了小玉姐一眼,嗯,小玉姐也可以添一身棉襖過冬!

  小玉姐現在已經進入了護士的角色里面,任小粟也不能讓人家白干活是不是?

  不過不著急,先看看一個月大概能賺多少錢,然后再決定給小玉姐發多少工資。

  ……

  工廠鍋爐爆炸的事情已經傳到了集鎮上,不少婦女都很著急,生怕自己家男人出了意外。

  任小粟下午一直坐在窩棚里等著扛人回來,結果一個也沒見到。

  最難受應該是集鎮上診所里的那個騙子了,他聽說鍋爐爆炸以后一直興奮的在等病人上門,結果到晚上的時候一個來就診的人都沒有!

  年輕醫生出去打聽了一下,他分明聽說有三個人下午是跑回來的,都帶著傷,怎么一個來自己這里包扎的人都沒有呢?

  然而他一打聽就蛋疼了,被人截胡了!

  他心想誰這么牛逼竟然敢截他的胡?結果再一打聽,任小粟!

  年輕醫生猶豫了半天最后咬咬牙,任小粟怎么了?任小粟就可以搶別人飯碗了?

  可這年輕醫生覺得不對啊,任小粟怎么就忽然學會治傷救人了呢?他之前聽說黑藥的時候只當是任小粟隨便配的草藥,心里還有點不信,現在他不得不信了。

  他怒氣沖沖的跑去找任小粟說理,剛到任小粟家窩棚門口,任小粟正拿著骨刀削土豆呢,只見任小粟把骨刀往土豆上一插,竟然直接扎了個對穿。

  任小粟若無其事的問道:“你找我?”

  “沒事,我就問問你吃飯沒,”年輕醫生干笑道。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于童你也老大不小了,老醫生的余蔭也要快被你用完了,我勸你現在還是趕緊回去翻翻老醫生的醫書,這樣以后才不會死的太慘?!?br>
  “你在說什么?”于童心虛道:“我天天都在看醫書啊?!?br>
  “那就好,”任小粟低頭不再理他,繼續削土豆。

  說實話以前任小粟他們吃土豆是不削皮的,直接吃,因為削土豆會削去不少份量。而現在就不一樣了,任小粟有錢,膨脹!

  這時忽然有幾十人跑進集鎮大喊:“不好了不好了!”

  任小粟皺眉,他拉住其中一個人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工廠鍋爐爆炸的血腥味引來了狼群,”那人倉皇失措的說道:“這狼群不知道是哪來的,數量很多!”

  “很多是多少?”任小粟追問道。

  “怕是得有上百頭!”

  這確實是大事了,留在工廠里的那些工人恐怕兇多吉少。

  狼群已經有一年多沒出現過了,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大家幾乎忘記了狼群的威脅,也不知道它們這一年多的時間去了哪里,回來的時候數量上竟然多了好幾倍。

  不過狼群是不敢來劫掠集鎮的,因為這里有高墻,而高墻上則有熱武器。(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這就是流民們聚集在墻外形成集鎮的原因了。

  “看啥看,吃飯,”任小粟對顏六元說道。

  說完他就坐下來繼續吃飯,而顏六元一邊吃一邊好奇的打量著外面:“哥,當初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你也一直都沒說過?!?br>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卻始終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一旁的小玉姐也看了任小粟一眼,但她什么都沒問。

  等顏六元吃完一顆土豆后任小粟又遞給他一顆:“多吃點好長身體,這樣才能比別人活下去的幾率大一些?!?br>
  “哥,你是擔心狼會來集鎮?”顏六元看著任小粟依舊眉頭緊鎖。

  “不會,”任小粟搖搖頭說道:“它們比你們想象中的要聰明,不會來這里冒險的。那工廠如果不是鍋爐爆炸造成了傷亡,它們也不會過去的。它們根本不是被血腥味吸引,它們是被死亡吸引過去的?!?br>
  “那哥你在擔心什么?”顏六元好奇。

  任小粟想了很久:“萬一有一天這墻塌了呢?”

  小玉姐愣了一下:“這墻會塌嗎?”

  “不知道,”任小粟再次搖頭:“但這世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東西,我其實見過兩次狼群,第一次離的很遠我就跑了,第二次沒那么幸運,但我總感覺……它們好像在變得更加強壯!”

  其實任小粟也在想,萬一有一天這壁壘倒了,世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

  感謝煙灰黯然跌落成為本書白銀大盟,感謝kingyyh、逆風之藍淚、盧胤泓、花碧楦同學成為本書新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