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其實這群人之前都不怎么相信任小粟是集鎮上唯一的醫生,第一次見任小粟的時候還住在窩棚里面呢,后來才幾天不見就成醫生了?

  真有醫術你早干嘛去了???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這會兒大家只不過是情急之下,有句老話可以完美的闡述現在的狀況,叫做病急亂投醫。

  不過任小粟的反應,真是讓他們驚呆了,巫醫又是什么鬼啊……

  “你起來,”劉步把任小粟轟到一邊去,然后上去跟這位受傷的司機噓寒問暖:“有沒有事,疼不疼?”

  任小粟看向周圍,原本5輛越野車,1輛皮卡,合計6輛車,可如今只剩下四輛了。

  眼瞅著壞掉的兩輛車很難修好了吧,不過任小粟對汽車也不了解,還得看看私人部隊的軍人怎么說。

  軍官許顯楚帶著人去查看,被巨鹿給撞翻的肯定無法修復了,發動機上都有好幾個窟窿。

  不過那頭巨鹿也不是毫發無傷,任小粟看到地上有一小節鹿角,看樣子是磕斷了的。

  劉步去許顯楚那邊問道:“能修嗎?”

  “還得看看被撞翻的那輛才行,”許顯楚檢查了一下車輛后說道:“那輛是肯定不行了,這輛撞樹上的車當時速度不快,所以損傷不是太大,現在只能把那輛車的零件拆下來用于修補出來一輛能開的?!?br>
  “只能修好一輛車?!”劉步愣了一下:“那怎么辦,咱們這么多人呢!”

  許顯楚想了想說道:“皮卡車斗還能坐人……”

  任小粟舉手:“我去!”

  “你去死吧你,”劉步沒好氣的說道。

  這會兒就是劉步自己去皮卡車車斗,都不會讓任小粟去坐!

  許顯楚帶人抓緊拿工具修車,期間許顯楚皺了皺眉頭吩咐手下的軍人:“都給我在四周戒嚴,有不明生物靠近直接開槍擊斃?!?br>
  私人部隊里官僚作風可能比較濃,但許顯楚看起來也不像傻子,這時候如果還不警醒那就晚了,如果正修車呢再有巨型生物靠近,估計要死不少人。

  任小粟一直蹲在車旁看著這些私人部隊修車,想要看看這車的原理是什么,他一直都是個很好學的人,而越野車這樣的“大型機械”在他眼里有種獨特的美感。

  文明重啟,這一絲一毫都代表著人類文明的結晶。

  劉步在旁邊抱著胳膊冷笑道:“你看得懂嗎?”

  任小粟回頭問他:“我看不懂,那你看得懂嗎?”

  劉步愣了一下,其實他也看不懂……

  “你看,我也看不懂,你也看不懂,”任小粟慢悠悠的說道:“那你廢話什么?”

  說完任小粟就不理他了,這修車一直從上午修到了下午,而劉步他們一直在商討著之后車輛該怎么分配,以及平時的防衛工作。

  有人說以后見到這種生物直接開槍,有人說萬一開槍驚到了對方怎么辦,就那巨鹿的體格你開槍都未必能射穿它的頭顱吧,除非你一槍對準它的眼睛,但是在場的誰有這個槍法?

  這起碼得移動靶的情況下靶靶九環以上的水平才行吧?

  這時候任小粟暗自思忖,看來這些人并不知道楊小槿是完美級槍械大師啊,別人能不能做到,任小粟如今有六成的把握在五十米內用手槍擊中那頭巨鹿的眼睛,所以他覺得,這楊小槿一定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甚至是十成!

  任小粟暗中觀察了一下楊小槿的反應,結果其他人商量如何應對這些野獸的時候,她都一言不發好像跟她沒什么關系一樣。

  不過大家也覺得稍微能夠有點安慰的是,巨鹿仍然是不吃肉的,剛才那巨鹿如果是奔著食物來的,恐怕隊伍里怎么也得死三四個人才行。

  許顯楚說道:“這些樹林里應該絕大部分都是大型食草動物,不然壁壘圈建立的時候就已經把它們列為重點清剿目標了,我們再遇到這種生物首先應該提高警惕,先不要驚動它們。一旦遇到食肉性動物,直接開槍射擊。行了,車已經修好了準備出發吧?!?br>
  劉步接話道:“那個咱們少了一輛車,所以要重新調整一下坐車的人員,”他跟一個樂隊工作人員說道:“徐夏,你和程東航兩個人去坐到皮卡的車斗里,先委屈一下?!?br>
  那兩個叫徐夏和程東航的樂隊工作人員哀怨的看了任小粟一眼,原本可以讓任小粟坐到皮卡上面的,結果因為劉步擔心任小粟把餅干什么的吃光,就只能讓他們自己人去看著……

  徐夏和程東航磨磨唧唧的往車斗里爬去,只是忽然聽到徐夏慘叫了一聲從車斗里翻了下來,任小粟驚愕看去,卻見那個徐夏竟捂著脖子不停哀嚎。

  徐夏的臉色已經紅腫起來,仿佛正在經歷著此生從不曾遇到過的巨大疼痛,僅僅十多秒鐘,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躺在地上不再動彈,口中吐出白沫,臉色也迅速轉成青紫。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許顯楚小心翼翼的持槍靠近過去,發現附近沒有異常之后才伸手探了探徐夏的鼻息,他轉頭凝重道:“沒氣了?!?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所有人一時間呆立當場,剛剛還好好的一個人怎么就死了呢?

  劉步顫抖著問程東航:“發生什么事情了?”

  程東航靠在車斗里驚懼道:“我也不知道,我倆一起上的車,結果他突然就慘叫一聲把我嚇壞了,我也沒看到什么奇怪的東西啊?!?br>
  樹林里沙沙的聲音變得詭異起來,樹還是那些樹,可所有人的心情已經不太一樣了。

  這是他們行程中第一次死人,劉步朝任小粟怒吼道:“你帶的什么路?上次為什么就沒遇到過這種事情,是不是你帶的路有問題?”

  “我帶的路可沒問題,”任小粟平靜的看著劉步:“但你們哪怕在壁壘里也該明白,這荒野上已經越來越詭異了,我是不太清楚你們進境山到底為了什么,但我勸你們現在立馬掉頭回113號壁壘?!?br>
  “不行,”許顯楚冷聲道:“這次我們是接了死命令的,不完成任務就不用回去了,你們也別想回去!”

  任小粟心想不對,一個任務而已不可能讓許顯楚這種冒生命危險去完成,一定還有其他的原因!

  ……

  新書榜被爆到第二去咯,求推薦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