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48、人的一切行為動力,都來自死亡
  徐夏的尸體為什么會失蹤,這失蹤的尸體又去了哪里,這兩個問題就像是每個人心里盤旋不去的陰影。

  而任小粟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果說對方能夠讓那么大的一個尸體悄無聲息的消失,那么為什么不對活人下手?

  以對方的實力來,絕對可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給整個營地造成極其重大的傷亡吧。

  這事里有蹊蹺。

  所有人都坐在車里面,只有任小粟是坐在皮卡車斗里的。來的時候大家都打開車窗有說有笑,還唱歌!

  結果現在大家都把車窗緊閉,生怕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突然進來要了所有人的性命。

  他們覺得,多一層車窗都能讓自己安全一些。

  而任小粟坐在車斗里面看著視野中倒退的樹林,那晃動的樹葉陰影里都仿佛藏著殺機,不得不說,就連任小粟都有點害怕了。

  可是那能怎么辦呢,吃塊餅干壓壓驚吧……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任小粟每想到一點可能會令自己害怕的猜測,就吃塊餅干壓壓驚……

  其實任小粟覺得,坐車里和坐皮卡里一樣都不安全,反倒是他現在身體素質好,皮卡車斗里視野開闊,一旦出現危險了他也能第一時間尋找出路和對策。

  要知道這整個車隊里,除了一個楊小槿的實力不明,其他人都跑不過他。

  任小粟沒想過危險來臨的時候要不要救別人之類的事情,他又不傻!

  這群人不給他這個向導提供食物,還讓他坐車斗,任小粟不報復他們就已經不錯了!

  大家像是后面真有怪物追趕似的向前逃離,劉步在車上的時候仍然在勸許顯楚:“長官,咱們回去跟壁壘解釋清楚,你的上司也不會真那么不留情面把你趕出壁壘的吧?!?br>
  只是許顯楚沒回答,如果換了別人,上司可能真的不會這么絕情,但他不一樣。

  王從陽和許顯楚這兩個私人軍隊的軍官都是得罪過上面老板的人,事實上這點任小粟早就能看出來了。

  大半夜的荒野上有情況,第一個派的就是王從陽出來,而任小粟和駱馨雨這邊要求換掉王從陽之后,對方又派了許顯楚出來。

  在壁壘里左右逢源的那些軍官一個個在壁壘里享清福,只有不受待見的人才會被排擠到荒野上執行任務,不然誰大半夜愿意離開家門去戰斗?

  災變之前的軍人們都是有榮譽感的,但這些私人部隊,任小粟認為他們沒有這種東西。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事實上許顯楚和王從陽兩個人在私人部隊里的地位都很尷尬,本身上司就想打壓他們,這次找個正當理由,他們如果完不成任務大概就真的回不去了。

  不過任小粟還有疑惑,他瞅了瞅旁邊,最終對楊小槿小聲問道:“這樣的部隊真的靠譜嗎,壁壘就靠他們防守,一個個遇到危險時看起來像烏合之眾一樣啊?!?br>
  結果楊小槿瞥他一眼后,說了句讓任小粟犯迷糊的話:“財團的軍隊是財團的軍隊,壁壘的軍隊是壁壘的軍隊,財團并不希望這些壁壘擁有強大的武裝力量?!?br>
  任小粟愣了半天,那財團的軍隊是什么樣子的?這許顯楚明顯要比其他軍人精明強悍一些,一路上任小粟甚至沒見過他抽煙,也沒見過他偷懶,腰背永遠都是挺直的。

  被排擠的軍官都有誰?起碼有兩個人是任小粟認識的,一個是王從陽,一個是許顯楚,許顯楚就不說了,那個王從陽在搜查任小粟時也展現出了對方縝密的邏輯,與這些私人部隊的軍人完全不同,王從陽甚至當著任小粟的面流露過對私人部隊的鄙夷。

  所以許顯楚和王從陽這兩個人是因為不愿意同流合污才被排擠的嗎?

  任小粟甚至以最大的惡意揣測,就連煙可能都是財團提供的,財團精心謀劃了多年時間,終于把壁壘的武裝力量徹底變成了廢物?任小粟無法確定自己的揣測到底對不對,但張先生說,科技被掌握在少數人手里,那么武裝力量也被掌握在少數人手里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過關于徐夏的事情他還有疑惑,是不是活人不會被攻擊呢,不然為什么活著的人都沒有什么事?

  避難壁壘為何會對這境山里隱藏的災變前遺址如此感興趣,難道如今他們遇到的危險都來自這處災變前的遺址?

  許顯楚冷聲道:“現在我接管所有人的戰時管理權,之后有什么計劃,你們已經無權過問?!?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劉步嘴巴張了張欲言又止,他發現許顯楚是動真格的了。

  中午車隊在一個叫彩石壁的地方短暫休息,這彩石壁的形成也與地殼運動有關,是板塊擠壓后形成斷崖,石壁上巖層五彩斑斕,早年私人部隊來樹林里清剿野獸時得名。

  劉步扶著石壁擦了擦汗說道:“這都快冬天了,怎么往北越走越熱呢?”

  任小粟坐在一旁一邊打飽嗝一邊說道:“前面境山山脈里有好幾座火山,而且還不是死火山,內部運動非常頻繁?!?br>
  隊伍里許多人都沒來過這里所以有些詫異,他們一直以為火山應該是距離大家非常遙遠的事物呢,沒想到這境山里竟然就有幾座。

  不過許顯楚明顯很清楚境山里是怎樣的地貌,所以并不驚奇,畢竟私人部隊讓他來執行任務肯定會給他一些資料,當年私人部隊就來過這里,見過火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只不過許顯楚納悶了,當初這私人部隊里的前輩是多不專業啊,清剿過境山的野獸后竟然連地圖都不測繪。

  如今各大壁壘之間竟然連一張準確的全貌地圖都沒有!

  劉步去皮卡上拿食物分發給大家,結果他一看餅干又少了那么多幾乎昏厥過去,他顫抖著問任小粟:“你怎么吃了這么多餅干??!”

  “嗝,”任小粟拍了拍胸口:“我一個人坐車斗里,吃你點餅干壓壓驚怎么了?!”

  忽然間北方傳來了呼嘯的聲音,那聲音詭異至極,所有私人部隊全都舉起槍來對準北方大路,只聽任小粟說道:“快扶我起來,讓我再吃塊餅干壓壓驚……”

  劉步:“……”

  駱馨雨看向任小粟:“你肯定知道那是什么聲音?!?br>
  許顯楚把槍指向任小粟:“不得隱瞞!”

  任小粟挑挑眉毛說道:“那是老風口的聲音,前往境山的大峽谷通道已經不遠了,巨大的風從峽谷中橫穿過來的時候,就會發出這種聲音,不用大驚小怪的?!?br>
  這時候大家才有些意識到,隊里帶著一個有經驗的向導還是很有用的。也就是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忽然在內心的恐懼中開始對任小粟的價值有了一些認同,起碼大家現在聽到這呼嘯的聲音不會那么害怕了。

  原本計劃三五天可能才抵達這條峽谷,然而恐懼的力量讓車隊加快了速度,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能到老風口峽谷前面!

  學堂張先生講課的時候說過,人的一切行為動力,都來自死亡。

  因為不想死所以要吃東西,因為不想死所以才玩命的生存。

  而現在,所有人都身處一個隨時都可能出現死亡的山脈里,這死亡就像是一針腎上腺素,讓所有人都倍加清醒,以及更加渴望自己能夠活著走出去。

  ……

  今天特殊情況,提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