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劉步、駱馨雨這些壁壘里的人來說,老鼠是骯臟的代名詞,它在傳統觀念里一直都是下水道里的生物,代表著瘟疫、疾病、惡臭等等。

  任小粟雖然也不吃老鼠,但那只是因為他見過老鼠吃腐尸,所以給他留了很不好的印象而已。但是對集鎮上的其他流民來說,他們天然的觀念就認為荒野上的老鼠是食物,這些老鼠偷吃人類的糧食,甚至捕食其他生物,與其他野獸無異啊。

  集鎮上物資匱乏,白蟻他們都吃,更何況是老鼠?這老鼠在他們眼里就是一塊會走路的肉。

  相比壁壘里的大人物而言,流民們對食物的理解有天然的不同,流民覺得:反正吃不死人的都是食物。

  如今皮卡被毀,食物被私人部隊的軍人們打的稀碎,就算還有能吃的大家也不敢頂著狼群去取啊,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忍饑挨餓必然成為常態。

  任小粟倒是不害怕,在這荒野上餓著誰也餓不著他啊。

  這時候任小粟看向楊小槿,之前這姑娘拿槍指著司機,他還以為是這姑娘想要救自己呢,等到對方連自己一起指的時候他才明白,原來對方只是需要向導來了解這荒野上的環境而已。

  或者楊小槿也在第一時間意識到往后食物比較難找,而任小粟之前就展現出了這方面的天賦,所以她要帶著一個能夠找到食物的人……

  所謂術業有專攻,精通槍械卻不一定精通野外生存,而任小粟恰恰精通的就是野外生存。(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任小粟思忖著也不知道自己野外生存本領如果技能化,那應該是什么等級?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他在腦海中問了一聲:“我這野外生存等級是多少???”

  “可以評定,大師級,”宮殿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任小粟愣了一下,還真能評定啊,沒想到自己的野外生存技能竟然是大師級,好厲害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么,任小粟越來越疑惑楊小槿的身份了,這姑娘身為一個壁壘里面的人,所作所為卻堪稱殺伐果斷,絕不拖泥帶水的。

  這時還是夜晚,大家本身非常疲憊,狼群又不敢進入峽谷,所以他們索性往前走了幾公里便停下來休息。

  停下來是因為他們一方面要討論未來的對策,另一方面則是大家對峽谷后面的東西有些恐懼,能拖一會兒通過峽谷,那就多拖一會兒……

  “我們現在只能往前走了,”許顯楚站在峽谷里面說道:“這峽谷叫老風口,現在看起來風平浪靜,但刮起風來的威力你們也看到過,有人被吹出峽谷我都不意外?!?br>
  “不過這峽谷晚上好像沒有風啊,”劉步疑惑道:“從晚上到現在一直都沒什么風。而且把車并排停著擋風,應該問題不大?!?br>
  “那也不行,我們必須在天亮之前離開這里,現在可以稍作休息,”許顯楚否定道:“而且我們已經沒有食物了,當務之急是走出峽谷尋找食物,這峽谷里看起來就不像有食物的樣子?!?br>
  “你這么一說我都覺得餓了,”劉步小聲嘀咕道。

  晚上大家圍在篝火旁邊,因為恐懼的原因大家都沒什么胃口,可到現在距離晚飯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六個小時,逃命的時候又那么耗費體力和精力,所以大家都有了一種饑餓感。

  “早知道剛才先去拿食物了,”有人抱怨道:“雖然皮卡被打的面目全非,但起碼還有東西可以吃吧?!?br>
  “那現在怎么辦,往后還有將近半個月的行程呢,我們吃什么喝什么?”劉步問道。

  這一問,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任小粟,因為在他們印象里任小粟是非常擅長野外生存的吧,之前那條大魚不就是任小粟抓來的嗎?

  然而任小粟指了指自己腳邊的老鼠:“你們吃這個么?”

  其他人默不作聲,其實真要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就算是老鼠他們也得吃,這是現實。

  其實車隊里所有人都知道,任小粟肯定不想幫他們尋找食物,畢竟之前車隊不給任小粟提供食物,不僅把任小粟孤立起來,還故意取笑或者給任小粟難堪,現在又讓人家幫自己找食物?

  有些人忽然開始在心里埋怨起劉步來,你車上那么多食物給任小粟分點怎么了,現在好了吧?

  他們也沒想過,雖然當時他們沒說話,但是當劉步拒絕為任小粟提供食物的時候,他們都在笑。

  任小粟心中冷笑,各憑本事吧。

  “休息一下,破曉的時候我們直接通過峽谷,”許顯楚決定道:“等出了峽谷大家都小心應對,先確定沒有危險然后再說食物的事情,一兩天時間大家餓不死?!?br>
  集鎮上缺糧的時候,任小粟真的見過有人吃樹皮吃樹根,吃完了樹皮樹根后吃土,最終死去。

  任小粟很清楚人在饑餓面前會變成什么樣子,這時候他們不吃老鼠,過兩天就會恨不得連土都吃。

  就在此時楊小槿來到任小粟身邊,遞給任小粟了一柄匕首,任小粟愣了一下:“給我?”

  “借你,”楊小槿說道。

  “條件?”任小粟問道,這兩個人都非常干脆利落,這世上本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楊小槿把自己的隨身匕首借給任小粟,肯定是有原因的。

  “食物,”楊小槿說道。

  “那光借可不行,”任小粟搖搖頭:“得送給我?!?br>
  “可以,”楊小槿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這倒是讓任小粟愣了一下,其實這楊小槿本身就打算拿匕首作為交換條件的吧,一開始說借給他,只是留了一些談判余地而已……

  任小粟有點哭笑不得,以后自己跟這個楊小槿打交道一定要多想想才行。

  他觀察了一下這柄匕首,都不用太懂刀,他就能看出這柄匕首比他之前在老王雜貨鋪里看到過的所有鐵器都要好。

  任小粟把匕首收回鞘中藏到了袖子里,可是忽然間任小粟面色大變,他抬頭看向絕壁上空,其他人也跟著看去:“上面有什么?”

  話音剛落,峽谷里有密密麻麻的甲殼摩擦聲響起,許顯楚拿強光手電朝著頭頂照去,赫然看到數不清的黑潮正順著崖壁向下爬行。

  這蟲子大家都沒見過,背部甲殼上的花紋宛如一張張人臉,那黑色蟲子的口器一張一合間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朝崖壁下面的人群瘋狂撲來,有些甚至直接從高空往任小粟他們身上跳來。

  任小粟抽出匕首一刀將撲向自己的巨大蟲子劈開,然后大吼:“跑??!”

  “這是什么東西?!”劉步膽子都快嚇破了!

  ……

  感謝羽客同學成為本書新盟,不知道為什么我前面幾章感謝盟主的話沒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連讀者都不讓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