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59、豬撞樹上了
  楊小槿決定跟著許顯楚一起進山是讓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大家都沒想到最先發聲的竟然是個女孩。

  不過楊小槿說的也很有道理,這里?;姆?,身邊有個超凡者總歸讓人安心一些。

  如果沒有超凡者?;?,就算不進境山深處他們也未必能安全抵達112號避難壁壘啊。

  短暫的沉默過后,有人跟著說道:“我也去?!?br>
  “我也去?!?br>
  一時間竟然所有人都決定跟著許顯楚往境山去,看來大家都不傻嘛。

  就在此時駱馨雨在任小粟旁邊低聲問道:“你去不去?”

  任小粟明顯愣了一下:“你問我干嘛?”

  “你去我就去,”駱馨雨說道。

  任小粟懵了一下,大姐我們也不熟吧,干嘛搞得大家很近乎一樣?

  他沒理駱馨雨,而是轉頭對許顯楚說道:“我也跟你去?!?br>
  忽然間天空一抹白色的光從遠方映襯過來,許顯楚看了一眼天色說道:“大家抓緊時間休息吧,既然大家都決定跟著我,那咱們天亮出發。事前說好,整個團隊必須聽我指揮,如果再有人陽奉陰違,那我也不會客氣了?!?br>
  說完他就帶著私人部隊的人去撿拾樹枝捆成一個擔架,被他踹一腳的那名軍人自己還能走,但挨了一刀的卻不行了。

  許顯楚竟然是要帶著傷員一起上路,要知道這里忽然出現一片茂密森林后所有人都必須棄車了,如果再抬著一個人,那可是不小的負擔。

  相信隊伍里沒人愿意抬著擔架吧,正常成年男性可是很重的,別說男性了,有些成年女性都很重……

  這時候任小粟有點疑惑,這許顯楚是本身就很正能量,還是說他在刻意的收買人心?

  眼瞅著受傷的王磊都要感動哭了啊,一直在對許顯楚說謝謝長官。

  聽著耳邊那一聲聲謝謝,任小粟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等擔架扎好后許顯楚問道:“誰愿意跟我一起抬他一下?!?br>
  “我來抬他!”任小粟主動站了出來。

  旁邊所有人都疑惑了,任小粟你能這么好心?

  許顯楚想了想說道:“你對荒野最熟悉,還是前面帶路吧,而且你年紀還小,抬著一個成年男性恐怕你會扛不住?!?br>
  任小粟急了:“不行,我今天必須抬他!誰今天跟我搶我就砍死他!”(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所有人:“……”

  大家當時就迷了,現在做好人好事的時候還需要放狠話的嗎……

  ……

  半個小時后任小粟和許顯楚一前一后的抬著擔架,他倒是沒覺得多沉,畢竟現在力氣大的出奇。

  任小粟給王磊涂藥之后,王磊給任小粟說了聲謝謝,感謝幣+1。在抬起王磊的時候,王磊給任小粟說了聲謝謝,感謝幣+1。路上任小粟無微不至的關心王磊餓不餓、渴不渴,王磊又說了聲謝謝,感謝幣+1。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任小粟是真沒想到自己在這里竟然還能找到一個刷感謝幣的“神器”!

  僅僅半個小時,任小粟的感謝幣就達到了82枚!

  許顯楚感覺有點奇怪,在他印象里任小粟分明是那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性格,怎么忽然變成了一個好人?!

  他不信!

  可是這一路上許顯楚思考了很久,如果說任小粟別有用心的話,那任小粟圖什么呢……

  想不通啊想不通。

  這片茂密的樹林并不好走,樹木之密集絕對是任小粟從未見到過的。

  他上次來這里只是一年前而已,可現在看著眼前的樹林,他覺得自己好像有幾十年沒來過了似的,變化太大了。

  任小粟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王磊聊著天,眼睛卻在時刻盯著周圍,他們路上走著的時候任小粟還刻意看了一眼自己丟棄老鼠的地方,結果只是相隔幾個小時,那老鼠的殘骸就已經變成了白骨。

  這說明附近一定有腐食類的昆蟲,興許是螞蟻。

  前行的過程中駱馨雨就圍在許顯楚身邊,仿佛對許顯楚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任小粟看到駱馨雨好幾次幾乎都要把身子貼到許顯楚的身上了,結果許顯楚一直都在刻意的冷言相對。

  這一刻任小粟從駱馨雨身上看出了一些集鎮女人的影子……

  原來壁壘里的某些女性也會在危險環境里下意識的尋找依靠啊。

  任小粟再朝楊小槿看去,只見楊小槿兩個槍口隨時都對著其他人的方向……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駱馨雨和楊小槿,就像是兩個極端……

  到了中午,許顯楚對任小粟問道:“你能給大家找點食物嗎?”

  任小粟心不在焉的說道:“我也不是神啊,哪能說找食物就真能找到,我說現在有一頭野豬撞在樹上,就能有一頭野豬撞在樹上嗎?”

  話音剛落,他們前面幾百米遠的地方轟隆一聲,緊接著便是樹枝折斷的聲音響起,仿佛真有什么東西撞到了樹上!

  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向任小粟,許顯楚帶著大家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結果赫然發現,真的是一頭野豬撞斷了一顆大樹,此時野豬正躺在大樹旁掙扎著想要起身,但它把自己撞得七葷八素,根本站不起來。

  許顯楚身上的灰影分離出來,只見灰影彈腿一跳躍上幾米的高空,當它落下時已經一拳狠狠砸在了野豬的腦袋上,野豬轟然倒地!

  不過大家都沒在意那個灰影,而是目瞪口呆的看向任小粟。

  劉步笑道:“這下中午可以吃點野味了,任小粟你可以啊,說什么就來什么!”

  大家笑了起來,有吃的總歸是好事啊,但人群中只有任小粟沒笑,他回頭看向集鎮方向,心中隱藏著不安,六元……

  只有任小粟知道,這一定是顏六元再次許愿了,而且現在的顏六元一定正在承受反噬所帶來的痛苦,但愿小玉姐和張景林能夠照顧好他。

  任小粟沉默下來,他決定以后盡量避免說出這種猜測的話語,不然他得到的好運越多,顏六元就越危險。

  任小粟在心里嘆息道:“真犟?!?br>
  此時任小粟,前所未有的想要回去集鎮,他想看看顏六元有沒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