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顯楚、任小粟、楊小槿當然沒人愿意帶著那個破爛人偶了,而帶不帶人偶的問題又是劉步提出來的,所以他果斷被賦予了攜帶人偶的職責。

  事實上任小粟他們都覺得人偶可能沒什么用,雖然大家都不知道這玩意在災變之前是干嘛用的,但他們又不傻。

  不過反正不用自己帶嘛,帶著也就帶著了。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于是劉步這一路上就悲催了,自己就夠累了還得小心心的抱著那個破爛人偶……

  最慘的是,大家今天還沒有吃飯。

  許顯楚忽然停住了腳步,別說劉步、駱馨雨他們了,就連許顯楚也有點扛不住了,他回頭說道:“大家自行找松樹摘松果吧,先吃點飯再趕路?!?br>
  對于許顯楚他們來說,野外生存的課程也才剛學到摘松果果腹的程度,其實松果這玩意特別不好剝,而且量還少。

  那么大一顆松果能剝出來的松子還不夠塞牙縫呢,但是不吃這玩意還能吃什么?眼瞅著任小粟壓根沒打算管他們。

  只見任小粟拿匕首朝著旁邊一顆不認識的樹上劃了一刀,然后那樹上的割痕里竟然流出了乳白色的樹汁,許顯楚眼睛一亮:“這個能喝嗎?”

  其他人也都驚喜的望過來,結果任小粟搖搖頭說道:“樹林里大部分奶狀的樹汁都不要喝,因為中毒的幾率很大?!?br>
  許顯楚疑惑了:“那你割這個干嗎?”

  “給匕首上沾點毒,”任小粟理所當然的說道。

  其他人頓時就迷了,你特么是個什么選手啊竟然還往匕首上淬毒,真是怎么損怎么來??!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不過他們也不敢鄙夷任小粟的陰險,畢竟這一路上仰仗任小粟的地方太多了,改天大家萬一受點什么傷,全指著任小粟縫合傷口抹藥治病了。

  劉步、駱馨雨、王磊他們身上都還有錢,就是為了以防不測找任小粟救命用的。

  他們已經意識到了,有任小粟在旁邊的時候,錢很可能就等于命……

  這時候他們要是得罪了任小粟,到時候掏錢可能任小粟還是會給他們治傷,但縫合完傷口之后任小粟手上多了個腰子,那怎么算……?

  劉步摘松果的時候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來,不過好在地上都是柔軟的松針,所以摔上去也不會疼。

  他的情緒仿佛臨近崩潰一般:“都怪那群狼,壁壘里不是說它們去了其他山脈嗎,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如果不是因為這群狼,我們現在說不定已經回到壁壘了!果然,成語里就有狼狽為奸,狼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然而這次任小粟不認同了:“我也聽過狼狽為奸這個成語,但你們真的見過狽嗎?”

  其他人都愣住了:“狽不就是掛在狼屁股后面的動物嗎,這成語的意思是狼和狽一同傷害牲畜,狼用前腿,狽用后腿,比喻互相勾結干壞事?!?br>
  “嗯,”任小粟點點頭:“學堂張先生也是這么說的,但我還是那個問題,你們見過狽嗎?”

  劉步愣住了,他小聲嘀咕道:“我們在壁壘里,上哪見去???”

  “我見過,”任小粟說道:“就是把我們追進峽谷的狼群里,去年遭遇它們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只狽?!?br>
  “狽長什么樣?”有人好奇道。

  “狽其實就是狼,”任小粟平靜說道:“因為踩了獵人的夾子所以前腿不能動彈了,于是其他的狼就把它駝在背上,帶著它繼續生活?!?br>
  許顯楚他們愣住了,在壁壘里的他們上學時便學習了狼狽為奸這個詞語,老師告訴他們,狼和狽都是壞的,還告訴他們那些昆蟲是益蟲,那些昆蟲是害蟲。

  但身在荒野上的任小粟不這么想,他聽張景林說曾經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信仰狼,那時候他還不能進學堂聽課呢,就托顏六元幫忙問一個問題:“狼不是禍害牲畜嗎,為何游牧民族要信仰狼呢?!?br>
  張先生反問:“狼有錯嗎?”

  是啊,狼吃羊,羊吃草,大家都沒有錯,這就是物種秩序啊,生來如此。

  狼雖然禍害人類,可狼能對殘廢的同類不離不棄,人類能做到嗎?眼見這次境山之行里,有多少人是死于同伴的不管不顧?

  倒不是說他們錯了,但任小粟有時候會羨慕狼群,起碼出事了不會被毫不留情的拋下。(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任小粟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自己拿匕首挖開松樹根部的泥土,他說道:“在荒野上不要拿手去清理樹葉,因為這里很可能藏著蝎子、蜈蚣和毒蛇,你驚擾了它們,它們就會帶給你死亡?!?br>
  這一次任小粟并沒有發現蝎子之類的東西,他心中還稍微有點遺憾,畢竟蝎子烤熟了還挺好吃的,任小粟心想自己要不要專門抓幾只蝎子和蜈蚣當晚飯?

  他一邊想一邊挖出了一些松樹的根莖:“覺得松果不夠吃就吃松樹的根吧,晚上可以煮著吃?!?br>
  其他人詫異的看著任小粟,他們總感覺在任小粟眼里,好像什么都能吃似的。之前讓他們吃松子還說的過去,現在都得吃松樹的根莖了。

  這特么是食材嗎,這是建材吧!

  但任小粟并不在意,這些年在荒野上他吃過太多其他人覺得沒法吃的東西了。

  這時候任小粟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其他壁壘附近有類似境山的地方嗎?我是指突然變異進化的?!?br>
  許顯楚沉默了一下說道:“有,不過已經被火種公司給控制了?!?br>
  “火種公司?”任小粟疑惑道:“我怎么沒聽說過,歸屬于哪個財團嗎?”

  “不,它自己就是一個獨立的財團,手中控制的壁壘多達二十多座,”許顯楚說道:“不過距離我們113號壁壘比較遠,你沒聽過也正常?!?br>
  “那火種公司控制的地方是什么樣的?”任小粟好奇道。

  許顯楚面露為難之色,似乎他知道的信息也僅止于此,然而這時候反倒是楊小槿開口了:“火種公司控制的地方很神秘,有人說曾經在那片天空看到了巨大的史前飛禽,但火種公司武力很強大,將那里鎮壓了下來,也許只有火種公司的核心人員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