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粟聽到楊小槿說起火種公司的時候,腦子就開始迅速運轉,因為這段話里包含的信息量很大。

  關于火種公司的消息,許顯楚明顯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說在情報方面楊小槿要超越許顯楚這個私人部隊軍人太多。

  而且楊小槿說“可能只有火種公司的核心人員才知道里面有什么”,為什么確定是核心人員而不是整個火種公司都知道?肯定是楊小槿去找火種公司的成員打探過相關的情報,但無功而返了。

  任小粟認為楊小槿一個人是做不到這些的,就好比他連人類如今到底建造了多少座避難壁壘都不知道,聽過最大的序列也就是178號避難壁壘了。

  他不知道火種公司,也不知道有多少個財團,想要在這個通訊并不發達的時代里了解世界的全貌,身后必須要有一個組織!

  所以,楊小槿一定歸屬于某個組織,至于到底歸屬于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任小粟是個很喜歡學習和思考的人,這個時候楊小槿看到任小粟一臉沉思的表情便立刻不再說話,楊小槿也不笨,她意識到任小粟在分析她剛才那段話里包含的信息!

  任小粟忽然問道:“已知的就這兩個地方嗎?”

  楊小槿看了他一眼:“會越來越多?!?br>
  下午的時候,除了任小粟以外所有人都顯露出疲態來,劉步他們三個普通人腳底都磨出泡了,但是他們不敢掉隊,也不敢問能不能休息一下。

  任小粟喝掉了一瓶水,然后在一個淺淺的溪流里拿瓶子取了一瓶新的,其他人沒有容器就只能找碩大的葉子捧著。

  前面的許顯楚有行軍壺,楊小槿身上藏著一瓶水,所以她也有容器,任小粟就更不用說了,他不光有瓶子,從家里帶來的鐵杯子也都沒丟。

  但駱馨雨、劉步、王磊沒有啊,于是任小粟他們在前面甩手走著,后面的駱馨雨他們三個一人捧著一個葉子,看起來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取水時任小粟專門交代道:“千萬不要靠近深水河流,而且在淺溪取水也必須盡快離開?!?br>
  因為當許顯楚他們說火種公司控制的地方出現史前飛禽,他就想起自己之前扎魚時,遭遇的河中黑影!

  那是連水中其他魚類都害怕的生物,任小粟甚至有點遺憾于沒見過它的真實模樣。

  黃昏時任小粟他們終于找到了一個新的巖洞,只不過這次的巖洞很小,六個人坐在里面顯得有些緊湊,但是沒辦法了,夜晚的樹林太過恐怖。

  大家擠在一起烤火的時候,每個人都難得的有了一些安全感,也許人類在這一刻才會意識到同伴的重要性。

  任小粟打量著巖洞里面,想要尋找人類留下的痕跡,例如昨晚的巖洞里就有人刻下文字。

  不過比較遺憾的是,這里并沒有新的線索。

  許顯楚交代道:“如果想要方便的話最好不要進入樹林,以免意外發生,女孩想要方便的話我們轉頭不看,可以由一個女孩監督我們,這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br>
  一群人嚼著剛煮好的松樹根莖,劉步想起之前的野豬香味便對任小粟開玩笑說道:“要不你再許個愿啥的,萬一又有什么動物撞過來多好?”

  任小粟沒好氣道:“你怎么不許愿呢?”

  他才不會犧牲顏六元的健康給自己換食物,這松樹根莖吃起來就像是芹菜,也并不是特別難以下咽。

  這會兒任小粟已經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了,生怕給家里的顏六元招來災禍。

  劉步被任小粟懟了一句后,臉上有點掛不?。骸罷獠皇歉憧嫘δ羋?,我要許愿有用我早就許了,我說現在有動物送上門給我們吃,就會有嗎?”

  結果這時候巖洞外的樹林傳來奇怪的響聲,似乎非常密集。

  任小粟他們下意識的都拿起了各自的槍械,下一刻,竟然三頭野豬、兩只野貓、兩條蛇、七只猴子從樹林里鉆了出來。

  野豬的體格就不用說了,這野貓看起來都像是學堂圖書上面的豹子!猴子也快跟人類差不多高了,直起身子估摸著得有一米六!

  任小粟很肯定這不是顏六元給的運氣加成,要知道這些東西湊在一起搞不好都能弄死他們幾個了,這特么可不是好運!

  任小粟怔怔的看著這些野獸:“劉步,你特么這是什么嘴??!”

  劉步都快哭了:“我就隨便說說……”

  野獸與人類都處于僵持狀態,似乎野獸們也沒想到這里會有人,任小粟壓低了聲音說道:“劉步你跟它們說說,咱們今天吃素的就行,讓它們走吧……”

  劉步當時就哭了,他看著巖洞外面的一群野獸說道:“我說管用嗎……那啥……你們走吧!”

  原本任小粟就是開個玩笑的,只是當劉步說你們走吧之后,那些野獸竟然真的轉頭往其他方向跑掉了。

  其實任小粟也不是打不過它們,手槍雖然很難對這些動物造成傷害,但畢竟他還有影子這個最大的底牌。

  但任小粟這不是不想暴露嗎,這玩意一出現,許顯楚他們肯定知道自己有復制別人能力的方法,到時候會有什么后果就不好說了。

  而且你復制人家的影子結果比人家的影子更厲害,人家臉上也不好看??!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任小粟詫異的回頭看著劉步,難道這貨跟顏六元一樣覺醒了幸運?!

  不對!

  任小粟回頭看向那片樹林:“是有什么東西把這些野獸驅趕到這里的!野獸和野獸之間也不應該相處無事,它們彼此不攻擊、也不攻擊我們,說明還有什么更恐怖的陰影在壓迫著它們,它們是來這個巖洞避難的!”

  “好像真的是這樣,”許顯楚點點頭:“因為我們占了這個巖洞,所以它們就去了別處?!?br>
  “你們記得嗎,昨天傍晚的時候樹林也是傳來異動,但對方沒出現就遠離了,我一直以為是那聲音的主人制造了?;?,但現在想想那可能也是找巖洞躲避的動物,”任小粟回憶道:“這樹林里到底有什么,竟然搞的這些‘原住民’生物都必須遠離自己的領地,甚至不同物種都和平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