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心存僥幸覺得人面蟲不會追來,但任小粟卻知道,這場災難里面真正的危險可不一定是人面蟲。

  要知道不管是實驗體還是那火山里恐怖的怪物,都是任小粟見了就得跑的存在。

  繼續朝109壁壘逃亡的人大概有四百多人,全是集鎮上的流民,任小粟帶著小玉姐他們混雜在這些人群之中卻始終都沒跟其他人有過交流。

  很多人都認出任小粟、顏六元他們了,但這時候大家都一心逃命,誰也沒想那么多。

  “去109壁壘的路上是不是還有一個工廠呢?”有人忽然想起這事來。

  “對啊,那里有個沙場,我還去那干過活呢,”有個年輕漢子說道。

  “工廠里有多少人?”

  “大概兩百多個吧,沙場平日里都是機器挖沙,也不需要太多人,不過他們在那邊種的有菜園子什么的,我們晚上是不是可以在那里找點吃的?”有人問道,這逃出來一會兒大家都有點餓了。

  “現在壁壘都沒了,我們是不是可以拐回去找養豬場殺點豬吃?”一個漢子說道:“反正都沒人管了?!?br>
  “也不知道壁壘里的女人是不是都那么好看,”有人附和道:“我見過那個駱馨雨,她就特別好看,現在壁壘里的人落了難……”

  任小粟看了他們一眼,這些人大概是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危險了,所以心情放松了一些。

  至于死去的那些人,其實并沒能讓他們心情有多沉重。

  集鎮流民大多都薄情寡性,平日里大家都互相防備著不坑別人就不錯了,所以其他人死的時候他們真沒什么傷心的感覺。

  而壁壘里的大人物死了就更不會讓他們傷心了,甚至內心里還會有些幸災樂禍。

  只有少數剛剛失去親人的,這時候才會顯得很低沉。

  這四百多人里有一小半是女性,她們警惕的看著身邊的那些漢子,有些女人剛剛死了男人,她們太清楚一個女人在這種時候會面臨什么危險了。

  “小粟,我們要在那個沙石場休息一下嗎?”小玉姐憂心的問道。

  “不,”任小粟搖搖頭:“我們夜晚休息的時候必須遠離他們,首先是危險來的時候一定會盯住最大的人群,其次,這些人也可能會變成新的危險?!?br>
  小玉姐放心了一些:“嗯,我們帶了食物,不用太擔心吃的。我太了解集鎮上這些人了,他們什么事都能做的出來?!?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嗯,當然也不用過于擔心,這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任小粟點點頭,他看向顏六元:“把槍藏好?!?br>
  任小粟在集鎮上殺盯梢者的時候是開過槍的,即便當時集鎮上很混亂,也肯定有很多人注意到了。

  他倒是不擔心這群烏合之眾當面會打自己這邊幾個人的主意,但還是得小心對方背地里做什么小動作。

  “沙場那邊的人恐怕還不知道集鎮發生了什么,他們應該只感覺到了強烈的地震,但卻不知道壁壘都已經沒了,”任小粟說道。

  這次地震的中心在境山里面,以境山為圓點向外輻射有數百公里,任小粟在想,113號壁壘都給震成這樣了,那112號壁壘是不是也已經倒塌了?

  畢竟113和112距離境山的路程是差不多的。

  逃亡的隊伍在下午就抵達了沙石場,結果這邊的廠房、工人宿舍也都倒塌了,一大群沙石場的工人正在開著挖掘機扒開廠房的廢墟。

  沙石場的工人們看到這么一大群人過來還有些納悶,結果他們聽說壁壘都已經破碎的噩耗,當時便不知道該干什么好了。

  連壁壘都沒了,他們還重建什么沙石場???

  大部分人都坐在了地上,他們實在是走不動了,打算就在沙石場這邊休息一晚,正好這里也有食物。

  有些人想要跟任小粟走,可是他們看到大部分人都留下了,便也就沒有繼續跟著,畢竟和大部隊呆在一起還是更安全一些。

  如今這群人加上沙石場的工人,足足有六百多人了。

  任小粟沒有管這些,而是看了一眼天色就帶著顏六元他們繼續前進,現在時間距離天黑恐怕還有兩三個小時,足夠他們走到更遠的地方了。

  王大龍在路上抱怨道:“我們就不能休息一會兒嗎?”

  結果還沒等任小粟說話,王富貴先扇了王大龍后腦勺一耳光:“讓你走你就走,廢什么話!”

  王富貴對任小粟笑了笑:“小孩子不懂事,你別介意啊?!?br>
  “沒事,”任小粟搖搖頭,王富貴對自己和顏六元的情誼,他是必須記住的,所以像王大龍抱怨一兩句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就是王大龍再怎么出言不遜,任小粟都會把王富貴給帶去109號壁壘。

  任小粟想了想又補充一句:“我們再走一會兒就找地方休息,但你們每個人都必須認真把自己的肌肉給揉松弛了才能徹底休息,不然明天你們誰都沒法趕路,遇到危險也跑不掉?!?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這是任小粟多年生存于荒野的經驗。

  這時,原本與任小粟同行的那些人坐在地上看著任小粟他們繼續遠去,有人笑道:“這個任小粟也不怕把他身邊那些人給累死?”

  “王富貴看起來挺聰明的,平時在集鎮上地位也挺高,結果現在跟著幾個小屁孩的屁股后面,”有人不屑道:“剛開始我看他走的這么急就跟上來了,以為后面還會有什么危險,結果現在身后毛都沒有!”

  “王富貴身上肯定帶著不少錢吧……”一個表情陰翳的漢子低聲說道:“他在集鎮上開雜貨鋪那么多年,逃出來之后肯定所有家當都在身上?!?br>
  “還有那個李小玉……”

  “別想了,”有人冷笑:“任小粟和顏六元身上都有槍,這事你能不知道嗎?”

  “怕什么,我們這么多人呢?”有人不服氣:“這么多人還怕一把槍?他才幾發子彈?”

  “哦,那你先上???”

  這話一出就沒人吭聲了,雖然任小粟的子彈有限,但他們的命只有一條,誰先沖上去誰先死。

  任小粟對他們的評價一點都沒錯:烏合之眾。

  有人揮揮手:“都別說沒用的,咱們在這休息一晚上明天繼續出發?!?br>
  然而當夜色降臨的時候,他們忽然聽到遠方一聲狼嚎沖天而起,所有坐在地上休息的人都立馬站了起來,一臉驚懼的看著狼嚎方向。

  他們知道狼群有多么恐怖,但他們沒想到狼群竟然也到了這邊!

  聽聲音,狼群距離他們最多三、五公里的樣子!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快跑快跑,沒想到真的還有危險!”

  “早知道跟著任小粟一起走了,草!”

  這群人忽然有點后悔起來,但他們剛站起來準備逃命,卻發現自己的雙腿跟灌了鉛似的沉重無比!渾身都是酸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