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任小粟早早便起來了,不知道怎么的自從成為超凡者之后他的精力也越來越旺盛,身體里像是燃燒著一把火焰似的奔騰不息。

  昨天晚上他只睡了四個小時,但睡醒之后便感覺自己已經完全恢復了狀態。

  王富貴拿出自己帶著的食物分給大家,他們現在都是有東西一起吃,誰也不藏私。

  眼瞅著逃難的幾千人全在餓著肚子,任小粟他們身邊的逃難者看到任小粟他們吃飯的情景,紛紛咽了口水。

  可是他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卻不敢去找任小粟要食物。

  大家都不傻,他們知道這會兒誰也不會把食物分給別人,與其去撞一鼻子灰,還不如閉嘴。

  王一恒那邊倒是搜刮了不少食物,可問題是這群逃難的人也沒帶多少食物,而跟在王一恒身邊的流民足有六百多人。

  最終只有王一恒和他最信任的幾十個流民吃到了東西,其他人也還餓著呢。

  “咱們得繼續往前走了,”王一恒沉著臉說道:“還沒吃飯的兄弟們也不用太著急,我相信前面應該能找到吃的,從今天起我跟大家一起吃野菜吃樹皮!”

  沒吃到東西的流民們心中吐槽,是啊,你這頓吃飽了才說跟大家一起挖野菜,早干嘛去了?

  但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其實流民這個團體也并不團結,就像任小粟說的,這就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

  王一恒帶著流民們往前走去,他們一動,身后的幾千號逃難隊伍也跟著一起動了起來。

  任小粟有點納悶,換了是他被搶的話,打死他也不會跟著王一恒這群人。但這群逃難的人群不一樣,被搶劫之后反而還要跟著這群流民走。

  “走吧,”任小粟看著小玉姐他們:“109壁壘還有很遠,我們不能松懈?!?br>
  “嗯,”小玉姐點點頭,大部分集鎮上的人都比壁壘人堅強,該吃的苦大家早就吃過了。

  此時任小粟他們身后的學生站了起來,那女老師起身的時候痛呼一聲便重新跌倒在地上,任小粟轉頭看去,一些女學生想要上去把女老師扶起來,結果女老師自己慢慢站了起來,她對學生笑道:“老師沒事,你們不用管老師,咱們千萬不要掉隊?!?br>
  有學生低聲說道:“姜無老師,我好餓啊?!?br>
  他們已經一天一夜沒吃過東西了,而且又進行了長途跋涉式的大逃亡,不餓是不可能的,有些學生甚至已經出現頭暈的癥狀了。

  那名叫做姜無的女老師為難起來,她安慰道:“咱們再往前走走說不定就有吃的了,109壁壘的人可能會來救援,實在不行老師給你們摘點野菜?!?br>
  “老師,野菜長什么樣子?”一個女學生好奇道。

  任小粟看了那個女學生一眼,只見對方手腕上還帶著一個金鐲子,昨天如果不是他們離任小粟近,恐怕這金鐲子已經被流民給扯走了。

  這些孩子生長在財團刻意?;て鵠吹氖瀾繢?,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壁壘外面的人過著怎樣水深火熱的生活,也就更不可能知道野菜是什么了。

  只是姜無也被問住了,她也是聽旁邊有人說要摘野菜吃,但她自己卻沒有辨別野菜的本事,在壁壘里也沒學過這個啊。

  不過姜無也不傻,她偷偷指著任小粟等人,然后低聲對學生們說道:“看到咱們前面這些人沒,他們一看就是比較厲害的,等會兒他們摘什么,咱們就摘什么吃?!?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這時候任小粟還沒意識到,身后這個叫做姜無的女老師已經認定任小粟就是逃難人群中最厲害的那一個了。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有學生說道:“咱們要不干脆找他幫幫咱們吧?”

  姜無搖搖頭:“如今壁壘沒了,你們要明白,不是誰都該理所應得幫助我們,我們要自救?!?br>
  重新出發時,小玉姐、王富貴、顏六元他們的精神狀態明顯比其他人好一些,小玉姐回頭看了姜無那群人一眼,然后對任小粟小聲笑道:“后面那群壁壘學生里,漂亮女孩可不少,還都是跟你同齡的樣子,怎么樣,看上哪個姐去幫你說說?這時候有口飯吃就有人跟你走了?!?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任小粟哭笑不得:“小玉姐你別甭惦記這事了,我們先到109壁壘才是正事?!?br>
  “行行行,”小玉姐笑吟吟的:“不過你改變主意了隨時可以給我說,以后姐幫你們帶孩子啊?!?br>
  這時任小粟忽然看到路旁的植物便是眼睛一亮,他走到路邊連根拔出一整顆來。

  姜無見到這一幕趕緊對學生悄悄說道:“去,就找他手里一模一樣的植物!”

  學生們早就餓急眼了,當下便趕緊沖到了路邊。

  此時任小粟對王富貴說道:“這種植物,千萬不能吃,我前年吃了一次,拉了三天的肚子?!?br>
  姜無和學生們聽了當即無語,紛紛把手里剛拔出來的植物給扔掉了。

  直到這時任小粟才發現這群學生在學他,他想了想忽然對王富貴說道:“你腳邊那一小叢植物叫枕頭草,又名薺薺菜可以吃。生吃的話因為植物堿的關系可能會有點苦,但跟活命相比,苦點算什么?!?br>
  王富貴納悶了你給我科普這個干嘛,我家經常包薺薺菜的餃子,當然知道這玩意能吃了。

  然而任小粟這話卻不是說給他聽的,姜無看了任小粟一眼,因為她一直在觀察任小粟的緣故,所以她很清楚任小粟為什么忽然說這個。

  這是在說給她聽的。

  姜無看了任小粟一眼轉頭給學生們說:“大家去摘這個枕頭草?!?br>
  等她說完再朝任小粟看去,發現對方已經帶隊離開了。

  顏六元在任小粟旁邊笑道:“哥,你是不是看上那個女老師了?挺漂亮的?!?br>
  任小粟搖搖頭:“只是希望這樣的老師能夠活得久一些罷了,但也僅此而已?!?br>
  這個姜無帶著一大堆學生逃出來肯定吃了不少苦吧,這年頭大家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誰還管別人的死活?

  任小粟是自私的,但這并不妨礙他有些佩服姜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