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姜無回去點燃自己的篝火時,學生們全都圍上來烤火,他們的身體早就涼透了,手指和腳尖沒有一絲溫度!

  忽然間又有兩個中年漢子起身朝任小粟他們這邊走來,只是還沒走到跟前呢,小玉姐冷聲道:“不行?!?br>
  那兩個中年漢子悻悻的回去了,心說這男女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小玉姐還蠻霸氣的嘛,”顏六元笑道,他學著小玉姐的語氣冷酷的說道:“不行!”

  “你懂什么,”小玉姐笑著白了他一眼:“這個叫姜無的老師還挺不錯的,是個好人。那倆男人還非得等女人來給他們做榜樣,才敢過來開口,真沒出息。而且這個姜無鉆木取火了半天,實在沒辦法了才找我們借火,其他人呢,半點努力也沒付出,就知道撿現成的!”

  小玉姐說這話的時候故意提高的了嗓門,愣是給旁邊一群大老爺們臊的夠嗆,她說完之后朝著任小粟笑道:“也就你在我才敢嗓門大點,你覺得那姑娘怎么樣?”

  任小粟一頭霧水:“啥玩意?”

  “裝啥糊涂,”小玉姐樂了:“雖然年紀看起來比你大了點,但女大三抱金磚嘛,人好就行?!?br>
  “行了行了小玉姐,”任小粟哭笑不得:“趕緊吃飯吧?!?br>
  此時姜無帶著學生們圍坐在篝火前,她安慰學生們說道:“大家晚上好好休息,我這里有根發卡,大家把腳上的水泡挨個挑破了再睡?!?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學生們一個個沉默不語,一位女同學低頭道:“謝謝老師,其實你不必為我們做這些的,現在已經不是學校里面了?!?br>
  “說什么呢,”姜無打斷道:“我是你們的老師,我必須把你們帶到安全的壁壘去?!?br>
  “老師,我想家了……”

  “我想我爸我媽了,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

  學生們說著說著就哭了,那經歷災難之后的悲痛,直到這一刻才終于釋放出來。

  有人哭,旁邊就有人跟著哭,仿佛這哭聲會傳染似的。

  這些從壁壘里逃難出來的人全都哭成了一片,每個人都不由自主的悲傷起來,這是真正的家破人亡。

  唯獨留下任小粟他們坐在哭泣的人群中,一臉懵逼……

  “哥,咱哭不?”顏六元看了一眼周圍弱弱的問道。

  “沒事,咱不哭……”任小粟無語道。

  忽然間,他們來時的路上傳來了腳步聲,還有人聲。

  只聽那邊有人喊道:“看,有火光,肯定有活人!”

  任小粟轉身看去,赫然看到一個年輕人正帶著幾十人朝這邊跑來,年輕人興奮的大喊:“你看我說什么來著,我就說我能帶你們和其他人匯合吧!”

  任小粟有些疑惑,這群人也是逃出來的吧,怎么這會兒才趕上?

  這時候年輕人到了大部隊這里,有人問道:“你們也是從壁壘里逃出來的嗎,我記得后面的人都被那古怪的蟲子擋住了???”

  一個人回答道:“多虧這位陳無敵,是他幫我們重新打開了一條出路,我們這才逃出來。對了,他是一位超凡者!”

  名叫陳無敵的年輕人開心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齊天大圣就該降妖除魔,?;ぐ儺?!”

  任小粟心說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定睛一看,這陳無敵的穿著有點古怪,藍白色條紋相間的上衣胸口寫著……113壁壘第三精神病院……

  合著,這是位精神病人???

  齊天大圣這個稱號,任小粟是聽過的。

  學堂里曾經放著一套西游記,可以讓學生們借閱,而且曾經沒禁酒的時候集鎮上還有小酒館,酒館里說評書的先生最愛講的橋段就是三國趙子龍長坂坡七進七出,還有孫悟空齊天大圣大鬧天宮。

  張景林說這曾經都是四大名著,是人類的瑰寶,還有兩部叫做紅樓夢和水滸傳,但說書的先生從來不講紅樓夢。

  以前有人問說書先生為啥不講紅樓夢啊,說書先生笑著說,講那個不過癮。

  前些年任小粟挺喜歡帶顏六元去聽故事,但后來禁酒了,日子也越發艱難,說書先生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故事也沒得聽了。

  這時有人小聲問陳無敵身邊的人:“這是從精神病院里逃出來的嗎,不會是前一陣子被慶氏財團抓走的那幾個人之一吧?”

  陳無敵旁邊的人小聲道:“恐怕就是了,他是超凡者,能變出一根棒子來,還力大無窮。不過他非說自己是齊天大圣轉世,我們也不知道真假……”

  說實話,如果陳無敵不是超凡者,他們就只當陳無敵是個妄想癥患者了,可現在不一樣了,有些人迷迷糊糊中還真有點信了陳無敵的說辭……

  當然,也就是半信半疑。

  任小粟饒有興致的看向陳無敵,他現在對一切超凡者都很感興趣。只是陳無敵目光在人群中掃來掃去,當他看到任小粟的時候表情都變了,那眼神中像是洋溢出極致的喜悅來!

  “讓一讓!讓一讓!”陳無敵擠開人群朝任小粟走來。

  任小粟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顏六元小聲問道:“哥,你認識他?”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不認識??!”任小粟納悶道。

  陳無敵距離任小粟越來越近,最終他走到任小粟面前才終于站定,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任小粟……

  “師父!”陳無敵驚喜道。

  任小粟:“???”

  什么鬼?!

  只見陳無敵回頭對他同行的那些人大喊:“我找到師父了,你們自己保重吧,我要護他去西天取經!”

  所有人:“……”

  一旁的王富貴都快笑傻了,他也想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但他看著任小粟驚詫的表情便覺得莫名喜感。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然而就在此時陳無敵轉頭看著王富貴:“八戒,你笑什么?”

  王富貴的笑容戛然而止:“???”

  陳無敵沒有管他,而是繼續看向王大龍笑道:“沙僧你也在啊,太好了?!?br>
  王大龍懵懵懂懂的忽然感覺,自己和他爹的關系好像有了變化,原本的父子,突然就變成師兄弟了……

  “這特么……”任小粟忽然有點惆悵,自己這就要去西天取經了???!

  人生的轉折,就是如此的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