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粟怔怔的看著陳無敵:“我必須要解釋一下,我不是你師父,我也不去西天取經?!?br>
  “那不對,”陳無敵搖搖頭:“師父你現在是往哪個方向去的?”

  “西南???”任小粟愣了一下:“109號壁壘就在西南方啊?!?br>
  陳無敵鄭重說道:“西天,也在西南方??贍蓯Ω改闋約閡不姑灰饈兜?,但你已經在西天取經的路上了……”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任小粟頭一次被別人給整懵了:“我再重復一遍啊,我真不是你師父,老王也不是八戒,他身邊的是王大龍,不是什么沙僧!”

  陳無敵手臂一揮:“這不重要!”

  任小粟和王富貴當時就迷了,這特么怎么就不重要了,很重要的好嗎!

  一旁的顏六元憋著笑,生怕這個陳無敵把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來,小玉姐躲在顏六元身后,倆人笑的身體都開始抖了!

  這時候有人那邊問道:“你們逃出來的時候遇到什么了?”

  那些剛剛與大部隊匯合的人群驚魂未定:“那種背后長了張人臉的蟲子太可怕了,昨天晚上我們還聽到狼嚎的聲音,嚇的一晚上都沒敢睡覺,不過好在陳無敵……”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叫我齊天大圣,”陳無敵糾正道。

  “哦,好在齊天大圣當時幫我們把蟲子都趕走了,那些蟲子好像還挺怕他的,”說話的人疲憊無比,他這兩天都在擔驚受怕,如今幾千人湊在一起才終于讓他們有了一些安全感。

  而這個時候,任小粟已經開始思考自己要怎么與這個陳無敵相處了。

  這貨自稱齊天大圣轉世,但對于這種說法,任小粟一毛錢都不信的。估計是這貨從小聽齊天大圣的故事聽多了,所以幻想自己成為那樣的英雄。

  但其實任小粟看過西游記之后,發現齊天大圣這個不屈抗爭、斬妖除魔的英雄形象是人們幻想、加工出來的,只是人們需要這樣一個英雄而已。

  就在此時,王一恒等人走了過來,他刻意避開任小粟朝剛剛到來的那群人說道:“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吧?!?br>
  他說話間還在注意任小粟這邊,王一恒的策略很簡單,我先不惹你任小粟和你任小粟身邊的人,但是我欺負別人你也別插手,大家有槍在身的人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當他余光掃過任小粟他們這邊的時候忽然愣住了,只見陳無敵手中猛的具現出來一根黑金相間的鐵棒,這一幕給任小粟都看愣了,那鐵棒兩端是金色金箍,中間則是黑色的烏鐵!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這不就是西游記里所說的金箍棒嗎?

  王一恒轉頭朝陳無敵看來,卻見陳無敵拿金箍棒指著他:“是你,小鉆風!”

  王一恒:“???”

  誰特么是小鉆風!王一恒尋思著就算你有精神病,可自己好歹也是什么黑山老妖黃袍怪之類的角色吧,小鉆風是看不起誰呢!

  可王一恒還沒反應過來了,只見陳無敵已經一棒子捶了過來,陳無敵怒吼:“這里容不得你欺壓百姓!”

  任小粟帶著顏六元他們往后退了一些,這是怕戰斗中有人被誤傷,要知道王一恒手里是有槍的。

  當王一恒看到掄過來的金箍棒時,下意識的便慌忙后撤拔槍,陳無敵一棍子剛好擦著他的鼻尖捶到地上,一陣塵土被激起,連地面都在晃動。

  任小粟驚詫間懷疑陳無敵這棍子怕不是真有一萬三千五百多斤?!不對,應該沒那么多!

  砰的一聲槍響,王一恒的槍口迸射出火光,只是剎那間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陳無敵已經將自己的金箍棒橫在了自己的胸前,他笑道:“我這金箍棒,子彈可打不穿!”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顏六元在旁邊好奇道:“可是子彈沒打你金箍棒上啊,你胸口在流血?!?br>
  陳無敵低頭看了胸口一眼,然后深深吸口氣說道:“臥槽……”

  說完,陳無敵脖頸上的青筋跳動,那枚射進他胸口的子彈竟然被他的肌肉力量給擠出了身體!

  其實之前任小粟就有注意到,那枚子彈本身就沒有穿透進去,他甚至可以看到黃澄澄的彈頭露在陳無敵的皮膚表層。

  傳說中齊天大圣銅頭鐵臂刀槍不入,可這得什么樣的肌肉力量才能讓子彈都無法穿透進去?

  任小粟很確定自己是絕對做不到的。

  王一恒咬牙想要再次開槍射擊,然而眼前一花,視野里便已經失去了陳無敵的蹤跡。

  下一刻金箍棒從他左邊出現,那沉重的金箍棒在空中震蕩著發出嗡的聲響,仿佛連空間都開始共振了似的。

  王一恒身旁的流民紛紛逃離戰場,那根金箍棒狠狠的掄在了王一恒的腰上。

  咔的一聲,王一恒整個人都從腰部呈現出一種不規則的扭曲感,這一棒子竟是直接將王一恒的脊椎給打斷了!

  剎那間王一恒摔飛出去,他躺在地上只感覺自己渾身都已經不再受控制了!

  咚的一聲,陳無敵將金箍棒砸在地上,他自己拄棒而立,威風凜凜。

  陳無敵轉頭看向任小粟:“師父,我帥不帥!”

  “我真的是……”任小粟半天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了。

  流民們這一刻都快速的遠離王一恒,他們生怕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王一恒會牽連他們。而其他難民眼中都流露出喜悅的神色,要知道他們早就恨這個王一恒入骨,而且大家都知道王一恒一定會得寸進尺。

  有人對陳無敵說道:“謝謝你!”

  “謝我干什么,”陳無敵滿不在乎的揮揮手:“謝我師父!”

  這時候好幾個人愣了一下轉頭看著任小粟:“謝謝!”

  任小粟眼睛一亮,因為就這一會兒的功夫,他竟然收到了十來個感謝幣!

  原本他還在愁怎么收集感謝幣呢,沒想到自己啥都沒干,陳無敵就幫他搞來了這么多。

  忽然間,顏六元看向任小粟想問問接下來怎么辦,結果他就看見任小粟熱切的走向陳無敵:“徒弟的傷口還疼不疼,師父這里有上好的傷藥可治外傷!”

  顏六元:“???”

  王富貴:“???”

  所有人:“???”

  這特么還真要去西天取經了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