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133、大師兄去哪了
  慶氏財團給任小粟的店鋪叫做中草堂,當天王富貴說要去重新訂制一塊招牌,結果任小粟給拒絕了,畢竟重新訂制招牌還要錢,大家先商量一下以后該做什么。

  這店鋪的后堂有五間屋子,一個廚房,三個臥室,一個廁所。

  來了這壁壘之后任小粟看到廁所都不會用了,集鎮上的廁所都是旱廁,而這里還能直接沖水,是有下水道的。

  大家弄了半天才搞明白這廁所該怎么用。

  屋子里有一根水龍頭,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這是干嘛用的,結果一擰開,透明的水就流淌出來。

  這一幕讓任小粟他們倍感新奇,以前沒見過這么神奇的東西??!

  看樣子原來的店鋪主人吃水都是用的這個,任小粟說道:“難怪壁壘里的人都那么干凈,原來壁壘里的水是沒有限額的?!?br>
  在集鎮,一個人每天用多少水那是固定的,誰說都不好使。

  原先集鎮上還有一些井的,但被壁壘以防止偷水、浪費水資源的理由給填了。

  三個臥室分配,小玉姐單獨一間,王大龍、王富貴一間,陳無敵、顏六元、任小粟一間,這就安排的滿滿當當了。

  雖然6個人住在這里會顯得擁擠,但這對任小粟他們來說已經足夠舒適了,他們以前住的那是什么地方?跟這里簡直不能比!

  六個人搬了小凳子坐到后院里面,第一次股東大會就在這種簡陋的地方開始了。

  王富貴先發言:“剛才咱們收拾屋子的時候還有好幾個病人來店里看病,他們還不知道這店鋪換了主人的事情,看樣子這店鋪原本的生意極好,而且口碑也不錯,我們不如就把這店給繼續開下去?”

  “可我們誰會醫術?”任小粟沒好氣說道:“反正我是不會,我有的就是黑藥?!?br>
  113集鎮的流民們也真是活的辛苦,幾年以來這集鎮上前前后后就兩位醫生,結果還都不會醫術……

  不過任小粟認為自己比那個江湖騙子于童還是要好一些的,起碼他的黑藥是真能治外傷??!

  其實他也可以去學,畢竟有宮殿這么神奇的存在,這壁壘里肯定是有正規醫院的,肯定也有正規醫生。

  所以任小粟這時候找到對口的醫生使用技能學習圖譜,肯定不會出現之前那種情況。

  但任小粟也在反思一個問題,他現在真的有必要在醫術上面浪費寶貴的技能學習圖譜嗎?其實在遇到楊小槿他們之后,任小粟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技能學習圖譜是不夠的!

  他現在恨不得能攢個十多張技能學習圖譜,然后等下次再見到楊小槿的時候,一口氣把對方身上有用的技能全學過來。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而且他一開始想學醫術是為了感謝幣,可后來他就發現現在的醫患關系實在太緊張了,治病救人根本得不到什么感謝幣!

  太慢了!

  所以任小粟現在有技能學習圖譜的話,不會優先學醫術,而是打算存著,等遇到類似楊小槿那樣的“技能庫”之后,一股腦全用出去。

  到時候說不定能擁有一身的過硬本領,例如跳皮筋、唱兒歌、彈玻璃珠什么的……

  直到今天他想到跳皮筋這個技能,都心存怨念。

  任小粟說道:“咱們先把你手頭存的抗生素給賣出去變現,那玩意存時間久了也會過期吧?”

  “嗯,”王富貴點點頭:“估計夠賣一陣子的,今天已經晚了,等明天我再去把慶氏的票子給換成李氏的,近段時間內我們其實不缺錢用?!?br>
  “嗯,實在不行就干起你雜貨鋪的老本行嘛,”任小粟說道。

  “可我們需要一個能夠長期提供的過硬產品,你看這里還有這么多中藥,能調配出黑藥來嗎?”王富貴眼中閃爍著光芒,黑藥這玩意在壁壘里能夠有多暢銷,他簡直可以預見得到。

  任小粟猶豫了一下說道:“可以,但黑藥不能批量賣,一個星期放出去一次的量吧?!?br>
  “這樣就行,”王富貴眉開眼笑道:“一個店里得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東西,有這東西在,不愁客人不來!”

  任小粟現在并不打算拿黑藥換錢,畢竟他還那么多黃金呢。所以相比金錢來說,他更希望解鎖武器的中級形態。(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不過一個感謝幣換出來的黑藥能分成三小瓶,一小瓶又夠分成五六次賣,所以任小粟用一個感謝幣就能頂上好幾個月,這代價并不大。

  任小粟決定明天先去壁壘里逛一逛,看看能不能把那些黃金給一點一點賣出去。

  就在此時,顏六元忽然好奇道:“陳無敵呢,你們見陳無敵了嗎?”

  王富貴愣了一下:“就是啊,大師兄去……呸,陳無敵去哪了?”

  ……

  此時陳無敵正滿臉好奇的打量著壁壘里的街道,他從小就被關進了精神病院里,那陰暗壓抑的環境讓他十分渴望外面的世界,他也曾在這繁華的世界生活過,可那都是很久遠的記憶了。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這里的一切,讓他熟悉而又陌生,那眼花繚亂的店鋪與商品,甚至讓他暫時忘記了去西天取經的大事。

  慢慢的陳無敵走到白天他們經過的那處公園,他聽到公園里面有歌聲飄了出來。

  陳無敵朝公園里走去,只見一片寬闊的廣場上面,大媽們排成整齊的方陣在廣場上手舞足蹈著,這一幕幕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他甚至感覺自己仿佛夢回曾經,竟然讓陳無敵有些出神了。

  大媽們就這么看著陳無敵器宇軒昂的走到了她們的方陣前面,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呢,只見那青年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她們,大喊道:“孩兒們,操練起來!”

  當天晚上陳無敵回到店鋪的時候已經鼻青臉腫了,任小粟看到他的時候就嚇了一跳,這陳無敵當初可是被子彈打中都沒屁事的選手啊,這是被何方神圣給揍成了這個樣子?!

  難道這壁壘里還隱藏著什么高手?

  可是不管任小粟怎么問陳無敵,陳無敵都沒說到底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