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粟走出教室,赫然看到一大群中年人在班主任身后站著。

  班主任斟酌了一下語氣說道:“這些都是咱們班同學的家長,是這樣的,大家反映說你身上可能攜帶著從壁壘外面帶進來的病菌,所以大家希望你能夠轉學?!?br>
  任小粟納悶了:“轉學?轉去哪?”

  這事一出,恐怕沒有學?;嵩敢飩郵賬??

  然而一個男家長說道:“如果沒有學校要你,那就直接退學吧,因為你一個人影響到全班師生的安全就不太好了?!?br>
  任小粟心中嘆息,這一切恐怕都在楊小槿的預料之中,難怪她昨天會說壁壘人排斥流民的潛意識,會比想象中還要激進。

  他看到這些家長的時候才意識到,那些同學們為什么見到他就閉上了嘴,應該是昨天晚上學生們回去說了這件事之后,家長們便立刻決定一起來學校,聯合逼他這個流民退學。

  對這些家長來說任小粟不過是個流民而已,他們這么多人站出來,學校也一樣會為他們妥協。

  這年頭只要你敢鬧,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

  任小粟看著這些家長說道:“如果我不轉學呢?”

  說實話,如果這是在荒野,這些家長可能已經都死了。

  荒野里的法則要比這里更簡單,更直接!

  不過家長們并沒有理會任小粟,他們看向班主任大聲說道:“如果你們不讓他轉學,到時候學校里發生什么疫情的話,你們誰來擔這個責任?而且以后產生的醫療費用,全都得由你們來承擔,如果你們不賠錢,我們就去法院告到你們?!?br>
  任小粟尋思著,他倒是在集鎮學堂里看到過法院這個詞,是維持公正公平的地方,不過集鎮從來沒有過這種東西。

  他也沒想到自己頭一次跟法院這種詞匯聯系在一起,竟然是因為這種破事。

  學生們都悄悄走出教室,他們觀望著這邊的談話,因為他們也想知道這事最后到底會怎么解決。

  高三3班的班主任有點為難,昨天教務處的那位老師還專門跟他交代過,這是陸遠安排的關系,誰也沒想到這陸遠安排的學生竟然是個流民啊。

  班主任打算踢皮球了,他小聲對家長說道:“這位學生是陸遠安排進來的啊,要不你們找陸遠說說?!?br>
  家長們面面相覷,他們之前也不知道這事啊,要是知道任小粟是陸遠安排進來的,恐怕他們就不會這么張牙舞爪了。

  可還沒等他們想好怎么辦,一個身影忽然從走廊的人群外面擠了進來,任小粟轉頭一看,竟然是姜無。

  姜無看著那些家長說道:“你們要干什么?”

  “我們不干什么啊,”一個家長說道:“我們總不能看著流民跟我們孩子一起上學吧?”(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憑什么不能,”姜無有點憤怒,以至于臉色有些血氣:“大家不都是人嗎,誰說流民一定會傳染疾病,你們誰家孩子昨天晚上回家生病了嗎?”

  家長氣勢稍微弱了一些:“那倒沒有,但我可聽說壁壘里已經有人生病了?!?br>
  “你聽說?”姜無聲調高了一些:“你聽說點事情就可以斷送一個學生的前途了?”

  “流民有什么前途,”家長們也慢慢來氣了:“你誰???”

  “我是這個學校的老師!”姜無說道。

  此時任小粟的班主任已經不吭聲了,他樂得有人出來頂鍋。

  一個家長說道:“你一個老師,犯得著為一個流民跟我們在這急眼么?”

  “我不知道什么流民還是壁壘人,”姜無擲地有聲的說道:“我只知道他是一個學生!”

  任小粟看著這一幕,他忽然覺得姜無有些執著的可愛,甚至有點傻。

  但如果不是對方身上有這種執著與堅守,任小粟也不會在荒野上幫助對方,如果沒有任小粟的幫助,可能那時候姜無和她的學生就已經死了。

  這一刻任小粟心中是有某種觸動的,因為他在這渾濁的世界里,終于又在一個人身上看到了某種能發光的東西。

  在此之前,還有王富貴和小玉姐。

  陳無敵現在勉強只能算半個,而顏六元就不用說了,他與顏六元之間是親情。

  一個家長忽然說道:“那你這么護著他,你怎么不讓他去你們班上呢?”

  姜無毫不猶豫的說道:“我過來就是要說這個事情,我現在就去申請讓任小粟去我們班?!?br>
  人群里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我也申請去你們班?!?br>
  任小粟看去,他很意外的發現說話的人竟然是楊小槿……

  家長見姜無這么說便冷笑:“你這老師說話有點不負責任啊,你愿意讓他去你班里,那你學生的家長愿意嗎?”

  姜無頓了一下,聲音低了一些:“我的學生沒有家長了,我只需要征求他們的同意就可以?!?br>
  這其實是姜無的痛點,那些逃難來的學生們經歷過劫后余生的喜悅,慢慢的都開始思念起家人來了,這是災難里無法割舍的傷痛,但只能隱藏在皮膚與肌肉下的內心里慢慢沉淀。

  忽然間,人群外面騷亂起來,二十多個學生走到了姜無的身邊:“老師,不用征求我們的意見了,我們愿意讓任小粟來我們班上,我們支持你,也支持任小粟?!?br>
  外圍有學生小聲嘀咕道:“這么幫一個流民干嘛?!?br>
  姜無的一個學生認真說道:“幫?我們這不是幫他,而且他也不需要我們的幫助,你們對壁壘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我覺得這是一種悲哀?!?br>
  在姜無的這些學生眼里,他們此時為任小粟站出來不過是感恩罷了,如果沒有任小粟,他們都不可能活著坐在教室里上課。

  那場大逃亡里的難民有數千人之多,可現在真正到達109壁壘的有幾個?

  他們如今對那場大逃亡記憶最深刻的一句話是姜無說的:跟著那個叫做任小粟的少年就能活下來。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結果他們就真的活下來了。

  這走廊里的學生家長們都呆住了,因為他們總感覺這件事情好像偏離了他們的想象。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

  馬上就夠5000票了,提前加更吧,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