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任小粟走完十來個金店之后,他手里的現金已經多達四十三萬了,說實話,今天一天賺到的錢恐怕比他這一輩子前17年加起來都多。

  他還是頭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富裕,這壁壘里恐怕大部分人的一家積蓄也就這么多錢吧,甚至可能還沒有他多?

  然而就在此時,宮殿忽然說道:“檢測到宿主身上的金錢超過解鎖收納空間權限,是否解鎖?”

  任小粟愣住了,之前在境山里的時候就解鎖過一次,當時是用兩萬現金兌換了1立方米的收納空間。

  當時任小粟就知道這空間應該是可以繼續解鎖的,但他不確定解鎖下一級需要多少錢,只能等這宮殿再次通知。

  而現在,他終于等到了。

  就算任小粟再喜歡錢,他也明白錢這種東西跟隨身可以攜帶的收納空間相比,肯定是收納空間更加重要一些。

  而且他們馬上就要逃亡,如果收納空間大了,他就可以輕松帶上更多的物資,更多的干凈水源,萬一再遇到殘破的遺跡,那他還可以找更多的黃金啊……

  只不過任小粟想不明白的是,慶氏的錢也可以換,李氏的錢也可以換,你這宮殿倒是哪家銀行的貨幣都要啊。

  可你一個宮殿要錢干嘛??!

  “你能告訴我,你要錢干什么嗎?”任小粟在腦海中問道。

  宮殿說道:“無權限告知?!?br>
  “你其實就是見不得我有錢吧……”任小粟好奇道。

  宮殿說道:“……無權限告知?!?br>
  任小粟沉思半天:“那你收冥幣嗎?”

  這次,宮殿直接不說話了……

  “呵呵,”任小粟不開心了:“人家地府發行的貨幣就不是貨幣了嗎,你是不是看不起地府?”

  他尋思著這宮殿要收冥幣的話,他現在搞不好就能給收納空間解鎖到最高級!

  可惜了啊……

  任小粟不再猶豫在腦海中說道:“解鎖!”

  下一刻,只見宮殿里原本只有一立方米的收納空間,立刻向外擴張出去,然后任小粟便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四十三萬現金,變成了十五萬!

  等等!任小粟震驚了,怎么少了這么多錢!

  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收納空間,大概計算一下這空間大概大了有十四五倍的樣子。

  稍微心算一下任小粟就立刻明白了,這解鎖空間的體積與金錢,恐怕是對等的。

  開啟1立方米的空間=2萬現金。

  增加2立方米的空間=4萬現金。

  增加4立方米的空間=8萬現金。

  增加8立方米的空間=16萬現金。

  所以這次任小粟花了28萬的現金,把收納空間給擴充到了15立方米!

  任小粟砸吧砸吧嘴,這空間還挺水呢。

  如今他手里還剩下15萬,任小粟覺得如果只是購買逃荒物資的話,已經足夠了!

  ……

  這次逃亡是有充分準備的,一個人想要在荒野上生存都需要哪些東西?

  任小粟來到雜貨店里,光是鹽就買了十幾袋,其他的糖、壓縮餅干更是不計其數,雜貨店的老板一看,這是來了個大客戶啊。

  老板笑道:“你買這么多鹽糖糧食干嘛?尋常人家可買不了這么多東西啊?!?br>
  任小粟撇了他一眼:“有備無患?!?br>
  老板樂了:“早些年的時候有人跟你一樣,老說壁壘里不安全,一定要備好物資什么的,結果等東西都放壞了也沒見壁壘有什么事,你看這壁壘幾十年了不好好的嗎?”

  “我這是居安思危,”任小粟看了老板一眼。

  “小伙子,我真的勸你別買那么多,回家再給放壞了怎么辦?”老板勸道。

  任小粟心說這老板心地還行啊,竟然不勸人買東西,反而勸自己別買?不過任小粟總不能告訴老板未來幾天壁壘一定會出事吧,說出來別人也得相信才行。

  老板見任小粟這么一意孤行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等任小粟結賬離開后他對店里的店員笑道:“這小伙子我看是瘋了吧,你看好吧,他這些糧食放家里幾十年恐怕壁壘都不會有事?!?br>
  這種情況不僅僅是在雜貨店,任小粟去藥店買藥的時候也是一樣,掌柜的一看他竟然要買這么多藥,都有點不理解。

  任小粟買的藥也是有針對性的,消炎藥他肯定不需要了,但抗病毒的利巴韋林是有用的,抗真菌的酮康唑是有用的,止瀉方面的蒙脫石散在荒野上也是必需品。

  尤其是這止瀉,在荒野上如果飲食沒注意,搞不好拉肚子一天拉二十多次能直接給人拉死。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剩下的,則是工具類,錘子、鋸子、鐵鍬、鉗子、繩子、塑料桶、衛生紙、牙膏、牙刷、肥皂……

  以及幾個人的雙肩包、幾十盒火柴、指南針、毯子。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任小粟足足采購了一天的時間,這得是在荒野上生存過的人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如果一個人從未在荒野上生存過,恐怕能想起來要帶的東西就是“食物”“水”“刀”之類很籠統的概念,然后到了荒野立馬就慌了。(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這一天的時間里,任小粟因為購買量大,所以經歷了很多次質疑,但他從未解釋過什么。

  他沒有再回店鋪,而是坐著電車直接去了壁壘最西邊租好的院子,顏六元他們已經在那里了。

  坐在電車上的時候,他還聽到車上有年輕人說,過幾天這邊要舉辦小型的音樂節,據說某某男神某某女神都要來演出。

  有人小聲說著壁壘里那些明星的八卦,比如他們聽說那個叫做知了的女明星喜歡做菜,比如他們還聽說那個叫做方玉婧的女明星其實早些年是學中醫的。

  電車迎著夕陽余暉在鐵軌上轟隆隆的行駛著,天際黃色的光柱透過云層縫隙從蒼穹上投射而下,任小粟忽然感覺自己好像跟“音樂節”之類的詞匯有些格格不入。

  眼前繁華與安寧的一切,仿佛都即將在他眼前毀滅。

  任小粟并不是那懵懵懂懂眾生之中的一員,他知道實驗體即將到來,他知道各個勢力都準備在三天之內與李氏財團開戰,所以他做好了準備。

  可能整個壁壘到時候都生靈涂炭,但任小粟自信他一定能比別人占得先機。

  可是想到那么多人會死去,任小粟忽然覺得這也許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

  這個時代,本身就帶著悲情的色彩。

  到租好的院子里時,任小粟忽然愣住了,因為姜無也在。

  顏六元在任小粟身旁小聲道:“我帶姜無老師來的,其他人咱們可以不管,但姜無老師他們還是得提醒一下吧?!?br>
  “嗯,”任小粟摸了摸他的腦袋:“這事你沒有做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