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粟看著狼王那個奇怪的表情,他說道:“昆山狼王你不想要的話,那也還有別的東西?!?br>
  說著他掏出一把手槍來:“這個要么?”

  狼王不吭聲,表情也恢復了平靜。

  任小粟把槍收了起來,一人一狼就在這山間小路上對坐著,月光從蒼穹上灑落下來,氣氛格外的和諧。

  “這個要么?”任小粟又掏出一瓶抗生素,這還是老王臨分別前塞給他的,他現在倒是不怎么生病了,但萬一那幾個學生得了病,也好有藥救急。

  結果狼王還是沒反應。

  錘子、鏟子、鍋,任小粟掏出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東西,結果狼王都無動于衷,任小粟嘆息道:“你要這么挑剔的話,咱們這禮尚往來可就進行不下去了啊?!?br>
  等等,他還少掏了一樣,這時任小粟從收納空間里掏出一小瓶黑藥來:“這個要不?”

  說這話的時候他也沒抱啥希望,任小粟把瓶塞給拔開,結果狼王嗅了嗅空氣里的味道,忽然對任小粟點了點頭。

  任小粟愣了一下,這狼王還真能聽懂人話???

  他把小瓷瓶扔了過去,卻見狼王刁在嘴里便起了身子,任小粟終于松了口氣,看樣子以后不會少肉吃了:“可沒想到你濃眉大眼的正值壯年,竟然還需要這種東西?”

  狼王聽到這話眼神有些疑惑,它似乎還沒意識到任小粟到底給了它什么,只是那空氣里的味道對它有種莫名的吸引。

  吸引它的不是藥味,而是黑藥其中來自宮殿的莫名神秘感。

  一人一狼就此分別,短暫的交流之后任小粟覺得他應該與狼王的關系更親近一些了吧,起碼也是交易伙伴之類的關系了。

  只要不是敵對關系就行。

  當天晚上后半夜,忽然整個哨所的所有人都被密集的狼嚎聲給驚醒,大家披著衣服走出平房看向大山之間,他們也分不清這狼嚎聲到底來自哪里。

  李清正披著軍大衣疑惑道:“這狼群大半夜的是怎么了,眼瞅著這嗷了有一個多小時了吧,難道是在捕獵?”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任小粟有點心虛:“應該是在捕獵吧,誰知道呢?!?br>
  “它們不會正號召同伴來襲擊哨所吧?”有人疑惑道。

  “那不至于,襲擊咱們這哨所哪用召喚同伴啊,就它們幾百頭一個沖鋒,咱們就沒了,”有人說道。

  “這話說的也太看不起咱們了吧?”一個士兵說道。

  任小粟認真道:“這叫對自己有足夠清晰的認知……”

  不過任小粟有些心虛,是因為他懷疑這狼群如此反常,很可能跟他送給狼王的黑藥有關系。

  接下來連著兩天,狼王都沒有再送新的獵物過來,那頭剩下的羊被削去了不干凈的地方,李清正等人倒是繼續吃的津津有味,但任小粟是吃不下去的。

  不是臟不臟的問題,而是在任小粟看來,它代表著財團子弟高高在上的一種踐踏。

  當然,主要還是不餓。

  李清正坐在篝火邊上看著僅剩的羊骨架感慨道:“也不知道這狼群怎么了,竟然不送吃的來了?!?br>
  “可能是累壞了吧,”任小粟感慨道,他在想自己給藥的時候,是不是得給狼王說清楚藥效?畢竟外服和內用也是有區別的。

  眼瞅著狼王吃藥之后連獵物都不送了,是不是把自己記恨上了?

  然而當天晚上任小粟睡著覺呢,忽然聽到外面仿佛卸貨似的聲音響起,任小粟透過窗戶往外面一看,竟是狼群過來扔地上了好幾頭山羊、野豬、山雞,啥都有!種類還極其豐富!

  光看這數量,不光這兩天沒給的補上了,還多給了許多!

  等狼群離開后,整個哨所都震驚了,一名士兵看向李清正:“您真是狼王?”

  就連李清正也震驚了:“難道我真是昆山狼王?”

  不明真相的人都對李清正肅然起敬,而知道真相的學生們看向任小粟的眼神就復雜起來了。

  有學生問道:“班長,你是怎么做到的?”

  “可能是狼王得知我師父有病了,就多送點獵物給他養病補身體吧,”陳無敵感嘆道。

  “我特么腦子沒病,”任小粟沒好氣道。

  他估摸著狼王一下子送這么獵物,可能感謝的意思居多吧,沒想到這狼王竟然還有這樣的隱疾……

  此時有人說道:“這得吃多久啊,還好是冬天,儲存時間可以長一些?!?br>
  “那也不能一直放著啊,腌制臘肉吧,”任小粟嘆息道:“腌成臘肉咱吃到明年開春都沒什么問題?!?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一群人熱火朝天的給獵物剝皮割肉,不過他們一起帶上來的鹽就不太夠用了,而且調料什么的也沒有。

  一般制作臘肉都是把肉割成條狀,然后得用鹽把表層都擦一遍才能晾干,這倒不用擔心浪費鹽,畢竟人體所需的鹽分都在肉里了,吃肉就等于補充鹽分。

  任小粟說道:“過兩天運送物資的來了,咱們就拿肉換點鹽和調料啥的,反正這么多肉咱也吃不完?!?br>
  “那不行,”李清正小聲說道:“就那些兵痞,你跟他們換東西是要吃大虧的,還不如我們拿去集鎮上賣了,到時候不僅能買更多的鹽,還能落不少錢呢。到時候多帶些東西回來,大家在山上的冬天也就不那么難熬了?!?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任小粟看向李清正,對方倒是對私人部隊的尿性很熟悉,只聽李清正說道:“過兩天咱倆偷偷回趟集鎮,你們在集鎮上不是還有同伴嗎,正好給他們也帶點臘肉,這大冬天的不吃肉有點難熬?!?br>
  “行,”任小粟點頭答應了,這也是他回去集鎮看看顏六元他們的機會,如果顏六元他們遇到什么困難,任小粟也能一并幫他們給解決了。

  所有人在哨所門前的空地上干活,李清正掂量著手里的肉感慨道:“這倒是比我以前在集鎮上的日子還要幸福一點?!?br>
  “師父,什么是幸福,”陳無敵對任小粟問道。

  李清正樂了:“幸福不就是有肉吃嗎?”

  任小粟看了李清正一眼,對陳無敵小聲說道:“每個人的幸福都不一樣,你降妖除魔的時候快樂嗎?”

  “快樂!”陳無敵說道。

  “嗯,那就是幸福,”任小粟說道。

  “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