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224、肉是我們的主食
  尋常士兵來到哨所的時候,都是集中坐著運兵卡車,而這些納米戰士起步便是中尉級別的軍官,所以來這里竟然出動了十多輛越野車。

  任小粟查了一下他們的人數,四十八人,如果說他們這哨所集中的納米戰士只是為了策應隔壁哨所的搜捕行動,那么隔壁哨所聚集的主力得有多少人?

  哨所里的士兵們都站在一旁不敢吭聲,只有李清正湊在那群軍官身邊詢問是否需要提供支持,是否需要中午在這里吃午飯。

  然而林棲倨傲的笑道:“我們還有公務在身,哪有時間在你們這里吃午飯,尋常出任務都是帶的單兵口糧,在你們這里如果吃的東西不衛生,拉了肚子,你們可擔待不起?!?br>
  “是是,”李清正諂笑道:“您說的對?!?br>
  其實林棲的怨氣主要還是集中在任小粟身上,畢竟他跟別人也沒什么仇怨,如今身份拉開差距了虛榮心得到滿足就差不多了。

  但是當初逃難路上,任小粟他們實在過的太輕松了,而他們則忍饑挨餓,如今他一步登天必然有種對比的心態。

  當然,任小粟對此也能理解。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此時林棲說道:“聽說你們這里運送來的大米都要摻沙子吧,之前在軍隊里就聽說過你們擴編的私人部隊生活條件不太好,平時會不會吃不飽?”

  “還行還行,”李清正笑道:“我們還能挖點野菜?!?br>
  他總不能說自己有肉吃吧,吃不飽什么的倒是不存在的,這說出來不是有點激化矛盾嗎?

  然而林棲卻不依不饒:“光吃野菜不吃主食可沒什么力氣,平日里可別耽誤了巡查哨點的正事?!?br>
  陳無敵在一旁問任小粟:“師父,主食是啥?!?br>
  任小粟想了想簡短回答道:“主要食物?!?br>
  林棲聽到了陳無敵和任小粟的對話,便對陳無敵笑道:“還真是個瘋子,主食就是米飯面條之類的東西?!?br>
  陳無敵搖頭:“不對,我們的主食是肉啊……”

  林棲:“???”

  李清正和任小粟他們頓時覺得要壞事了,傻孩子咋把真相給說出來了,然而他們發現林棲似乎并不相信陳無敵的說辭,只聽林棲嘆息道:“已經需要用謊言來維持自己可憐的自尊心了啊?!?br>
  然而林棲!不相信,卻有其他人狐疑了起來:“你們這里有肉吃?”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任小粟心中一沉,果然還是有敏銳的人啊,李清正笑著解釋道:“哈哈哈,他開玩笑呢,我們這里哪有肉啊?!?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可是那名戰士卻并沒有放過這個疑點,他朝著哨所里走去:“你們哨所有些不對勁?!?br>
  此時任小粟面色平靜的說道:“被你發現了啊?!?br>
  說著,任小粟朝哨所一棟屋子走去,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拉開了一間屋子的大門……亮出了里面的胡說!

  這胡說擺明了就是壁壘里的高官顯貴,不然怎么可能掌握著一支堪比財團部隊的精銳戰士?

  這老頭都打算在這里過年了,這種被懷疑的?;笨?,不拉他出來擋事拉誰?!

  胡說平靜的看著任小粟,任小粟平靜的看著胡說,胡說差點都給氣笑了,他專門回到這屋里,就是不想見這群人??!

  此時一名軍官一驚:“您……您怎么在這里?”

  胡說慢慢踱步出來:“奧,我來調查一些事情,這個哨所里的小友給我提供了一些幫助?!?br>
  “抱歉沒想到您在這里,我是第七旅的士兵,如今被抽調到了神機營,”那名士兵卑微的說道,姿態放的極低。

  例如林棲這樣被征調的流民肯定不認識胡說,因為他們才剛剛加入李氏軍隊不久,然而這位原本就是李氏的士兵,所以看到胡說第一眼便認出來了。

  任小粟看到這一幕差點倒吸一口冷氣,這胡說到底是什么來頭啊,剛才這納米戰士還拽的二五八萬似的,怎么就忽然變得這么謙卑了。

  如果陳無敵腦子再清醒一點就好了,他好歹也能知道這胡說的實力啊。

  胡說對那些軍官和藹可親的笑道:“你們忙你們的,不要耽誤了你們的正事?!?br>
  那名士兵立刻站直了身子:“是!”

  只見他招呼著其他人迅速卸著車上的裝備,并穿戴到了身上。

  任小粟打量過去發現這些納米戰士跟普通士兵的裝備好像也沒有太多的不同,都是標準的作戰服、單兵作戰武器,其中一個人背著一部便攜式的電臺,畢竟幾座哨所之間相距幾十公里,他們已經需要使用電臺來進行情報溝通了。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這些軍人每個人腰間都佩戴著一柄長刀,長刀被黑色的皮革刀鞘包裹,任小粟無法確認里面的刀是用什么材質打造。

  但是能讓納米戰士佩戴的東西,恐怕也不是普通武器。

  有人在整理裝備的時候小聲問那個士兵:“這老頭什么人?”

  那士兵面色一變:“不要多問,先進山,離開這里?!?br>
  言辭之間,這士兵仿佛很害怕胡說似的。

  任小粟看到了這一幕,但他尋思了半天,也沒覺得胡說有什么可怕之處啊。

  哨所里所有人都看著這些軍官忽然集體沉默了,然后神色匆匆的向昆山腹地進發過去,等他們離開后任小粟笑道:“我三天不問您問題?!?br>
  胡說聽了之后,原本被任小粟“出賣”的氣便消了一點……

  任小粟緊接著笑道:“您看,我們這里有肉的事不能外傳嘛,不然您這年也過不好是不是?!?br>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胡說沒好氣道。

  “不過我很好奇,”任小粟問道:“那個林棲我也認識,他之前根本就不是軍人,這才加入部隊幾天就派他來執行任務了?”

  胡說撇了他一眼:“你想問什么?”

  “軍人是要接受長時間訓練的,”任小粟認真道:“不管是紀律性還是作戰素養,那都不是短時間就能培養出來的東西,所以我很好奇李氏這么著急把他們派出來是為什么,他們連新兵都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