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257、三天之內,查出間諜!
  慶氏的士兵都振奮于他們剛剛挫敗了傳說中的李氏神機營,而慶縝卻在這次伏擊中立刻發現,納米戰士并沒有那么弱,若不是這次消息來的及時,恐怕李氏真的要給他們造成非常大的麻煩。

  慶縝并不小看神機營的納米戰士,反而異常重視。

  旁邊有慶縝心腹軍官好奇道:“您的意思是,納米戰士不該這么用?”

  慶縝道:“若是這納米戰士給我,我便將他們拆開了用,一個個作戰班組分開從山野滲透過去,只需埋伏在李氏的情報人員全力配合,斬首行動輕而易舉?!?br>
  心腹軍官點頭道:“原來如此,還是長官您英明……”

  慶縝淡定的看著他:“我給你說這個,不是為了讓你拍馬屁,而是讓你多安排點人?;の搖?br>
  “???”心腹軍官愣了一下,都沒反應過來慶縝為何說這話。

  慶縝嘆息道:“楊氏財團的納米戰士可能快到了,他們比李氏可聰明多了,立刻加強防衛力量?!?br>
  此時的慶縝看著炮火剛剛犁過的遠方雪地,他忽然疑惑道:“怎么哪都有他?”

  他身旁的士兵更疑惑了,長官說的是誰???

  ……

  李氏指揮部的氣氛壓抑到了極致,一位中年將領坐在指揮室長桌的盡頭,他面色冷峻且陰沉,長桌周圍坐滿了人,卻沒有一個人說話。

  “神機營損失慘重,”這位中年將領說道:“我只想知道,慶氏為何會提前得知我方神機營的行動?”

  依舊沒人說話、

  事實上很多人也在疑惑此事,神機營每日都必須向指揮部反饋信息,例如他們作戰計劃的執行情況,例如他們的行進位置,之前一切都很順利,可偏偏在最接近慶氏的位置出現了意外。

  根據神機營軍官描述,慶氏明顯是得知了神機營的行進方向,于是提前進行了埋伏,不然根本不會造成如此大的神機營傷亡。

  這些年李氏韜光養晦,如今驟然發動戰爭之后,大家一直都在期待著神機營的表現,結果仗還沒開始打,神機營都快被人家打沒了!

  為什么?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

  那中年將領看向左手邊的胡說:“此事必然有間諜泄密,你身為特偵司司長未能及時找出間諜,此事你當擔主要責任。但現在還不是責罰你的時候,你特偵司的工作必須重新梳理,將功補過?!?br>
  胡說也不說話,只是平靜的看著面前的桌子,說實話,他也很疑惑……

  雖說他在李氏別有用心,擔特偵司的工作始終在正常運轉,戰爭之時的諜戰最為關鍵,情報有時候甚至能左右一場戰局的勝負。

  這些日子胡說清理掉了不少間諜,但也留下了一些間諜為以后的計劃做鋪墊。

  留下不代表放任不管,這些間諜依然在他特偵司的監視范圍之內,留作大用。

  可是,這些間諜并沒有能夠接觸到神機營機密的人存在啊。

  忽然間有人說道:“和神機營調換服裝與車輛的私人部隊,遲遲沒有抵達指定戰略位置,我懷疑可能是他們身上出了什么差錯?!?br>
  中年將領皺眉:“這種重要的事情為何沒有早點匯報?”

  “之前有神機營的軍官與他們同行,并且每日匯報行蹤,但是昨天聯絡忽然斷了,”那名軍官說道。

  “立刻找到這支私人部隊,三天之內必須確認他們的行蹤,”中年將領說道。

  “是!”那名軍官回應道。

  那名中年將領說道:“散會,戰略部署必須盡快到位,神機營損失慘重的消息恐怕很快就會傳到楊氏那邊,我們要準備迎接慶氏和楊氏的反撲了。胡將軍,你留下?!?br>
  其他人都各自散去,唯獨胡說還坐在那里巋然不動,中年將領說道:“神機營泄密之事事關重大,間諜極有可能身居高位,我給你三天時間,務必查出這個間諜是誰!”

  胡說抬眼說道:“好的?!?br>
  剛才這位中年將領在會議上并沒有說,他懷疑間諜就在剛才參會的人員里面,而他現在不動胡說的原因,一是胡說身為特偵司司長,已經為李氏工作數十年,少有差錯,既有功勞又有苦勞,二是現在這場戰爭根本離不開胡說,如果這時候換了特偵司的司長,之后恐怕要出大亂子。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只是這位中年將領可能沒想到,這亂子本身就出在胡說身上……

  ……

  兩天之后,始作俑者任小粟就埋伏在一處雪地里,而旁邊則是李氏在戰爭之前臨時修出的一條土路。

  慶縝在擊退神機營之后,不僅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了唐周,而且還告知了神機營撤退的路線。

  任小粟便是以此情報為基礎,判斷神機營很可能會從面前的道路經過。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神機營如今損失巨大,一定會撤退到后方的前進基地進行修整,而這就是任小粟的機會。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他沒喊唐周一起行動,一方面是唐周他們人數過多,容易暴露目標,另一方面則是任小粟也不想讓唐周知道自己的手段,還有他留下神機營的真正目的。

  任小粟盤算著,神機營現在已經很慘了,他留下的底牌應該足以應付剩下的殘兵敗將吧?

  忽然間,他聽到了有人踩踏積雪的聲響,任小粟心神一震,來了!

  任小粟藏在路旁厚厚的積雪中,連呼吸都快要屏住了!

  他在雪面上留了一個小孔用來觀察外界,然而下一刻當任小粟看到神機營戰士的時候就震驚了!

  只見兩個神機營戰士一瘸一拐的朝他埋伏的位置走來,任小粟當時整個人就不好了,他讓慶縝留一點神機營士兵就好了,結果慶縝就給他留了兩個?

  任小粟當時就有點不理解了,你怎么不直接只留一個呢,故意惡心人嗎?

  嗯?

  任小粟這兩天在雪地里一趴就是一天,這世上有他這毅力的人恐怕也不多了。

  可是現在任小粟發現,自己白趴這兩天了?

  不對不對,任小粟覺得肯定是出現了新的意外,慶縝不可能只留下這么兩個神機營戰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