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力量猶如火山口下的巖漿開始翻涌時,那一切墜入火山口的生靈都將被赤紅色的火焰融化殆盡。

  人類對力量的渴望從來都沒有消失過,不然李氏也不會創造出納米機器人這樣的東西投入軍用。

  任小粟感受著自己身體內那股洶涌的火焰,他提刀向前一步跨去,納米戰士帶著愕然的表情眼睜睜看他從身旁掠過,他們想要舉起納米佩刀朝任小粟劈砍,可此時的速度碾壓讓他們一個個就像是被人按了‘慢放’一般。

  那黑刀從一名納米機器人的胸口橫切過去,他擋在胸前的刀被切出了整齊又平滑的斷面,而后身體也分崩離析。

  一名納米戰士因躲避不及,被任小粟連同著外覆式裝甲撞在了身上,他感覺自己的胸腔正在塌陷,血液因被擠壓而無處可去,只能在身體里的血管斷裂處積壓。

  十多名納米戰士在任小粟身周包圍,一柄納米刀砍在了他背后,卻只能將外覆式裝甲砍出一條裂痕,甚至都不能傷及任小粟的皮膚。

  那外覆式裝甲的裂痕處向外翻卷著,猙獰恐怖。

  這一瞬間納米戰士們才忽然發現,原來納米機器人應該這么用!

  當任小粟強大的身體素質與外覆式裝甲結合在一起時,就像真正的攻城機械一樣,橫沖直撞,令人生畏。

  有納米戰士開始害怕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戰勝面前這臺厚重而又強力的機器,心中被無力感布滿!

  他撿起地上的槍械,怒吼著開始向帳篷里瘋狂掃射,仿佛這樣就能消除他心中的恐懼。

  但下一秒這吼聲便戛然而止,任小粟手里的黑刀扎入了他的胸口,血液快速填充進他的肺泡,在里面形成血沫。

  任小粟慢慢將黑刀抽了出來:“無敵,你那邊怎么樣?!?br>
  陳無敵把金箍棒扛在肩上:“搞定!”

  直到這時任小粟才將外覆式裝甲退去,黑刀也收入了宮殿,他看向旁邊的一片狼藉,這帳篷竟是還沒有塌掉。

  只不過情況似乎不太好,任小粟看向地上趴著的“戰友們”,有些在剛剛納米戰士掃射時便中槍死了,有些還在抱頭痛哭。

  但任小粟并不在意他們怎樣,而是朝李清正、王宇馳他們望去:“傷到了嗎?”

  任小粟皺眉發現王宇馳腿上有血跡,好幾個學生都是,李清正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王宇馳滿臉都是汗水:“被槍打中腿了,骨頭可能斷了,班長你看看其他人,他們好像也有受傷的?!?br>
  任小粟統計了一下,受傷的學生有5人,而且受的傷都不算輕,需要先處理留在身體里的彈頭才行。

  “這里不能再呆了,”任小粟說道:“我們趁著現在正打仗往外逃,搶一輛卡車,先回一趟108壁壘!”

  這次?;萌渦∷諞饈兜?,已經有人能夠將諸多事件聯系在一起了,他繼續在李氏呆著只會更危險。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任小粟對陳無敵說道:“你把受傷的抱出去,你們在外面等我一下?!?br>
  李清正自覺的幫忙把傷員扶了出去,等其他人都出去后,任小粟一一扭斷了其他‘戰友們’的脖子,這些人知道的太多了不能留著。

  他將自己收納空間里的鍋碗瓢盆、鏟子、錘子之類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只留下了黃金和食物,然后將那些納米戰士身上的納米機器人給全都裝了進去。

  做完這些,任小粟才走出帳篷,與其他人一起扛著傷員往外面走去。

  313陣地已經亂成一鍋粥了,慶氏炮火猛烈到難以想象,沒人注意他們,即便來往的其他作戰序列也只以為他們是從前線退下來的傷員。

  “那邊有輛車!”任小粟低聲說道:“司機還在車上,搶車!”

  這里已經距離313陣地入口很近了,只要搶車就能立刻沖出去,這種混亂的時候沒人會發現他們的行蹤。

  然而就在此時,一隊奇怪的士兵從陣地外面跑步進來,任小粟心中泛起怪異的感覺,這群士兵動作太整齊了,而且眼神中好像沒有什么感情。

  這是一個滿編營,足有五百人!

  任小粟低下頭,試圖帶著陳無敵他們與這支隊伍擦肩而過,可是那隊伍最前方的軍官忽然喊住他們:“你們是哪個作戰序列的?”

  聲音機械而又平靜,李清正立刻湊上去解釋道:“我們是第七步兵團的,受傷退下來,正準備去醫療所?!?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那軍官看了任小粟他們一眼,繼續說道:“帶我去英雄營所在陣地?!?br>
  任小粟拳頭忽然握緊,這些人竟然又是沖著他來的?!

  怎么辦,對方如果真如任小粟猜想的那樣,是500名納米戰士,那任小粟和陳無敵就算是神仙也打不過吧。

  而且在這開闊地,打起來的話太引人注目了!

  正在任小粟緊急思考該怎么辦的時候,卻聽李清正笑道:“行,我帶你們去?!?br>
  任小粟愣了一下,然后便看到李清正回頭對他苦澀的笑道:“你們趕緊去醫療所吧別耽誤了治傷,我把長官們帶去英雄營陣地就與你們匯合?!?br>
  任小粟怔怔道:“你……”

  “我什么我,”李清正笑道:“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行了你們去吧?!?br>
  說著,李清正便忽然轉身,毅然朝英雄營所在的高地上走去,沒再回頭。

  真正的戰爭與生活都是如此,來不及說什么很壯烈的話,也來不及煽情,意外隨時發生,然后帶走你熟悉的人和熟悉的笑容。

  任小粟決然轉身朝卡車走去:“誰都不許回頭?!?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王宇馳掙扎道:“班長……”

  任小粟壓低了聲音怒吼:“我說了我不是好人!我那束光早就他嗎的沒了!”

  王宇馳他們一時間語塞,甚至不知道任小粟說的那束光是什么。

  只有陳無敵聽懂了,他記得下午的時候師父說:如果我有選擇,其實我也想當個心里有光的人,可我沒得選。

  不是我不想選,是生活從來沒給過我這個選項,我看到的選項只有兩個,一邊是生,一邊是死。

  這就是廢土。

  ……

  五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