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雖大,可肉卻不夠三十人分的。

  姜無原先帶的學生有28人,如今跑了3個,還有25人。

  這里還要算上王富貴、王大龍、顏六元、李小玉、任小粟,一只麻雀怎么夠?煮麻雀的時候小玉姐就在旁邊清點他們的物資,她嘆息道:“這干糧恐怕兩天就吃完了啊?!?br>
  顏六元抿著嘴唇,若是任小粟在,他們哪有擔心這種問題?

  就在此時,有人忽然低聲說道:“我看到她們了……”

  說話的是個學生,顏六元愣了一下問道:“看見誰了?”

  “同學,”王宇馳黯然道:“她們肯定看見我們了,只是不敢過來罷了?!?br>
  這時候顏六元才明白,原來他們說的是之前拋下他們離開的三個女同學。

  顏六元轉頭看向姜無,然而他卻發現,姜無此時正木然的坐在任小粟身邊,一言不發。

  “姜無老師?”顏六元喊道。

  姜無苦笑了一下:“我不怪她們,隨她們去吧?!?br>
  似乎姜無也沒想過要找回那三位女同學了,顏六元看到姜無的手握成拳,指甲都快把掌心給刺出血來了,忽然間姜無說道:“把我的那份干糧給他們可以嗎,我可以餓著?!?br>
  顏六元恍然,雖然他心底里有一萬個不同意,但這大概就是自己哥哥愿意救姜無的原因吧?如果是任小粟清醒著會怎么???

  “好吧,”顏六元嘆息道:“但姜無老師你也不用餓著,一個隊伍里的人,既然做出決定了那就大家一起擔著?!?br>
  說完,顏六元讓一名男同學提了一小袋干糧給對方送去,那男同學把袋子塞在女同學手里轉身就走,一句話都沒說。

  只見那三個女孩坐在地上抱著膝蓋嚎啕大哭起來,顏六元撇過頭去不再看一眼。

  此時此刻沒人去指責她們什么,因為在這廢土之上面對實驗體的威脅,而任小粟又昏迷不醒,所以她們做出當時的選擇也在情理之中。

  雖然大家很難過,但對方并不算是做錯了。

  這世道,還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呢?

  但理解歸理解,重新接納已經是不可能了。

  “那就隨她們去吧,”顏六元平靜說道。

  這條路是自己選的,沒有辦法的事情,而且他們現在處境也不好,隨時都可能要再次面對來自李氏的威脅,所以大家就各走各的路好了。

  這時小玉姐提醒道:“這難民人數很多啊,里面會不會有醫生?如果有醫生的話讓他來給小粟看看什么情況啊?!?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顏六元忽然驚醒:“對對對!”

  說著,顏六元便提著匕首走進了難民人群高喊:“誰是醫生?站出來,給我哥治好傷了有饅頭吃!”(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頓時,難民人群里好幾個人都把手舉起來了,主要是聽到有饅頭吃這句話實在太誘人了!

  荒野上的食物就像黃金一樣珍貴,這還是逃難一開始,過兩天饅頭換個美女都不是不可能。

  顏六元掃了他們一眼冷聲說道:“不是醫生的可別亂叫喚,讓我發現是冒充的,耽誤了我哥的傷勢,別怪我不客氣?!?br>
  結果這一嗓子剛說完,好幾個人立馬放下了舉起的手,畢竟顏六元剛剛殺完人的余威猶在,那后勤司司長都還沒涼透呢,誰敢這會兒頂風作案?

  顏六元問道:“你們都是治什么的?”

  一名帶著金邊框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說道:“我是壁壘正骨醫院的,我早就注意到你哥的情況了,他應該有骨折傷?!?br>
  顏六元愣了一下:“那你快來給我哥處理一下?!?br>
  那中年男子站著沒動,顏六元樂了,他把一個干癟的饅頭塞到了對方手里,對方這才再次移步。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醫生走到任小粟身邊蹲下,顏六元問道:“如果只是骨折的話,我哥為什么現在還沒醒?”

  醫生的手指在任小粟身上試探著,他說道:“這么多處骨折,應該是受到強烈沖擊吧?”

  “你先看傷,”顏六元說道。

  過了一會兒,醫生說道:“粗略估計骨折的位置多達十來處,甚至還有粉碎性骨折的地方,這么大的沖擊力度肯定波及到了腦部,所以他現在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br>
  “那先把他骨頭給正好?”顏六元說道。

  醫生搖搖頭:“我只能正四肢關節的骨折錯位,但其他一些地方我需要專業的輔助器材,甚至要往骨頭里面打鋼釘才能保證他恢復的好一些,但即便如此也肯定無法完全恢復,恐怕他以后生活上會和普通人有些差別?!?br>
  這醫生已經說的盡量委婉了,直白點講就是他沒把握給任小粟正的很完美,而且粉碎性骨折這種癥狀,哪是上手拼一拼就能拼上了?別說他現在連個X光片都看不到,就算能看到也做不到。

  顏六元的臉色當即便陰沉下來,任小粟要殘廢了?他不信!他不愿相信!

  這時小玉姐愁眉不展的問道:“那他腦子會出現什么問題嗎?比如失憶?”

  醫生解釋道:“雖然我不是腦科的,但我知道其實失憶的狀況并不算多,暫時不用考慮這方面的顧慮,倒是如果他的斷骨再不接上,很有可能會導致壞死情況出現,那就沒救了,起碼在這荒野上是救不了了?!?br>
  顏六元沉默著,說實話他反倒希望任小粟可以忘記一些人一些事。

  他知道任小粟是個非常重情義的人,不然不會收留陳無敵,不然不會去救李清正,所以他不知道任小粟醒來后會有多難過。

  如果任小粟醒來知道陳無敵不在了,會是什么反應?那顏六元倒寧愿任小粟失憶了。

  忽然間,一個虛弱的聲音響起:“讓他走,我的傷不用別人治?!?br>
  顏六元驚喜的回頭看去,他赫然發現任小粟已經睜開了雙眼,只是眼中有深深的疲憊。

  “哥,讓醫生給你正骨吧?”顏六元低聲說道。

  “不用,我自己可以,”任小粟艱難的笑了笑,他打量著四周,連脖子動一下都很困難,只是他忽然愣了一下:“無敵呢,你們見無敵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