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301、制造混亂
  審訊流民的過程從一開始就很酷烈,那流民堅稱是有人扔了四個3的炸彈,所以導致屋子爆炸了。

  這哪里會有人相信?負責刑訊的士兵在這流民說完之后,便會感覺到智商受到了侮辱,于是下手更重了。

  慢慢的,流民意識開始模糊,就承認自己是間諜了。

  這世上大部分人都扛不住刑訊逼供的,秩序司原來是專門干這個的部門,按他們的說法就是,除非有信仰的,不然沒有哪個硬漢能扛住刑訊逼供的。

  等流民承認自己是間諜以后,楊氏的士兵和軍官們便放下心來,找到間諜了就好。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可這個過程中,他們自己也隱隱覺得不對。

  一開始,軍官只是本能的根據爆炸來判斷,可能是難民里混入了間諜。

  可他又不傻,等冷靜以后自然能分辨出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軍官問道:“可如果那些流民是間諜,為什么要炸自己???這說不通啊,而且哪有聚在一起活動的間諜?!?br>
  有士兵疑惑道:“那些流民可能發現了間諜的一些行動細節,所以被殺人滅口了?”

  “這倒是很有可能,”軍官沉聲道:“我之前讓你觀察王富貴他們那群人,有沒有什么發現?”

  “還真有,”士兵一說到顏六元等人就來勁了:“我發現里面有個人不對勁?!?br>
  “誰?”軍官看了過來。

  “是一個叫李清正的難民,”士兵興致勃勃的說道:“哈哈哈哈,他太倒霉了,走著走著就……哈哈哈哈……”

  這一笑,愣是十多分鐘都沒能忍住,笑的那軍官臉都黑了,他一巴掌扇在士兵臉上:“笑夠了沒有?”

  士兵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發現長官有點生氣了便趕緊補充道:“這個叫李清正的,真的很倒霉,但他也很幸運,倒霉只是非常小非常小的事情,然而每次倒霉卻都能找到食物?!?br>
  軍官想聽的根本不是這個,還有人莫名其妙找到一片土豆地呢,荒野上發生什么都不奇怪!

  此時軍官問道:“那隊人里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奧對了,”士兵說道:“他們這隊人里很多傷員,這有點奇怪?!?br>
  “有傷員怎么奇怪了?”軍官疑惑道。

  “咱們難民里傷員其實并不多,”士兵解釋道:“因為有傷的,當時根本跑不出壁壘,而他們這群人則比較團結,竟是把傷員全都帶出來了。我問過其他人,他們說從出壁壘的時候傷員就在了,然后一群人輪流著背傷員,硬是給傷員背到了這里?!?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那說明他們關系比較好吧,”軍官說道:“我聽說那個叫任小粟的身上傷勢還挺重?”

  “對,醫生說他身上十幾處骨折,甚至還有粉碎性骨折,之前一直處于昏迷狀態,”士兵說道。

  “等等,”軍官愣了一下:“十幾處骨折?他身上一點炮火痕跡都沒有,頭發也沒有燒焦跡象,沒有任何的外傷,這十幾處骨折是怎么來的?”

  士兵也是一愣,這么嚴重的骨折傷,卻沒有外傷,這是怎么做到的?

  “去,”軍官說道:“查查那幾個人的傷口,看看有沒有槍傷!我要重新提審那個幸存者,把他帶過來!”

  話音剛落,士兵便帶了一個班組往任小粟他們那里跑去,到了任小粟他們所在的屋子推門而入。

  王富貴想要上去搭話,卻被士兵一把推開。

  士兵們來到王宇馳面前掀開了他的褲腿,結果那腿上卻只有淺淺的淤青傷,有些地方還有外傷,在滲著血。

  士兵愣了一下,他想了想,頓時找人拿來紙和筆,然后對任小粟等人說道:“你們之間不許有任何交流,寫下你們受傷的原因?!?br>
  結果任小粟他們六個人寫完之后,士兵拿起來一看,雖然形容的詞匯不同,但都是說他們在逃離壁壘的途中被其他車輛給撞了。

  士兵皺著眉頭掀開任小粟的衣服,卻發現任小粟受傷處全是淤青和外傷,只是比王宇馳等人嚴重一些而已。

  士兵若無其事的說道:“原來是車禍啊,那你們好好休息吧?!?br>
  說著他便帶隊走了,他也確實沒有其他的疑問了。

  任小粟平靜的看著士兵們離開,王宇馳小聲道:“班長,你咋知道他們會來檢查傷口呢?”

  原本王宇馳他們身上的可是槍傷,可黑藥用上之后,三天就痊愈了,所以根本看不出什么來。

  而現在身上的淤青,還是任小粟前幾天專門打出來的,包括任小粟自己身上的遍體鱗傷也一樣,就是防止有人查驗。

  任小粟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以防萬一罷了?!?br>
  王宇馳等人愣了一下,他們原本還覺得任小粟太謹慎了,前兩天任小粟偽造傷勢的時候,他們還在想是不是太多慮了,畢竟造這淤青還挺疼的。

  但現在看來,任小粟是對的,謹慎無大錯。

  “哥,他們開始懷疑我們了,”顏六元低聲說道。

  “嗯,”任小粟點點頭:“問題不大,一切盡在掌握?!?br>
  此時任小粟嘆息一聲,看來他得出殺手锏了。

  夜晚,軍官重新提審那個流民:“你給我說說,曹君鵬是如何跟顏六元等人結仇的?”

  “曹君鵬覺得顏六元找食物的能力很強,所以就想把這個小孩收歸己用,但顏六元罵了他,”流民囚犯說道:“而且之前你們沒來之前,顏六元就為了他哥殺過好幾個人,非常兇狠,曹君鵬就打算干脆把這小孩給弄死算了?!?br>
  “哦,”軍官點點頭:“然后當天晚上你們就出事了?那撲克牌是哪來的?”

  流民說道:“長官,撲克牌是你們淘汰下來賞給我們的……”

  軍官挑了挑眉毛:“那你的意思是說,是我炸的你們?”

  “不是不是,”流民搖頭道:“那四個3很新,跟你們給的牌不一樣……”

  結果這時,虛空之中忽然有一只手將四個3扔到了倆人之間的桌子上,然后手邊消失不見了。

  軍官愣了一下:“是這樣的牌嗎?”

  流民趕緊點頭:“對對對!”

  軍官:“草……”

  轟隆一聲,加強連的營帳掀飛到了天上,與此同時,整個難民營好多地方都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難民哭喊著便往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