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壁壘里的山就叫做銀杏山,秋天是遍山金黃,然而等到了冬季,銀杏葉子紛紛墜落山谷,只剩下枯萎的樹枝。

  繁華落幕,碾落成泥。

  慶縝站在原地看著山谷上的一片枯萎景象,忽然笑道:“可惜了?!?br>
  這大概是慶縝最喜歡說的三個字。

  周秘書在一旁皺眉說道:“來人,給慶縝脫掉鞋子,押他上銀杏山!”

  卻見旁邊負責戒嚴銀杏山路的士兵遲遲未動,周秘書動怒了:“你們敢不聽命令?!?br>
  然而那兩名士兵卻依然未動,似乎不忍去干這種事情。

  慶縝笑著看向那名年紀小些士兵說道:“我記得你,你叫張余歌,以前是我手下的兵,殺火種公司的時候你立過功?!?br>
  那名叫做張余歌的士兵激動起來,他站直了身子喊道:“第五作戰旅張余歌,沒想到您還記得我?!?br>
  慶縝再轉頭看向另一名士兵笑道:“你叫王航,也是我手下的兵,你媽媽身體好些了沒有?!?br>
  王航眼眶頓時紅了:“感謝長官,沒想到您還惦記這種小事?!?br>
  慶縝對周秘書嘆息道:“這都是精兵強將啊,本該在外征戰,結果因為我的關系,被人拴在這里當做看門狗來用,可惜了。不要為難他們,我自己來?!?br>
  周秘書在慶縝身后冷聲道:“你可知道,慶氏歷史上所有影子都沒有像你這樣的,他們都低頭了!”

  慶縝笑了笑:“可我是慶縝?!?br>
  仿佛慶縝二字本就該有某種魔力似的,傲從骨中生,萬難不屈膝。

  說著,慶縝便自己脫掉了鞋襪,一步步朝那銀杏樹葉全部凋敝的山上走去。

  凜冬寒風在山路上呼嘯而過,地面冰冷如刀。

  然而旁人卻無法在慶縝臉上看到痛苦與沮喪,只見慶縝走了一會兒忽然指著一處山坳說道:“我小時候還和羅嵐在那里玩過泥巴,那時候溪水很涼,我們就把偷來的柿子給冰鎮在里面,隔一會兒取出來就特別好吃了。那時候,慶允還跟在我們后面,不過他好像從小就挺討厭我的?!?br>
  周秘書默不作聲,誰也沒想到慶縝死到臨頭了竟然還有如此閑情逸致。

  “不過那里現在扎了暗哨,不讓過去了吧,”慶縝笑道。

  天上忽然飄起血花來,慶縝白皙的腳掌踩在薄薄的雪上,在山路上留下了一排腳印。

  一開始,雪是白的,腳印是黑的,一腳下去便顯露出下面的地面來。

  周秘書在他身后的風雪里大喊:“你想好了沒有!”

  漸漸的雪厚了,慶縝充耳不聞。

  走著走著,那山路的積雪上便留下紅色的腳印。

  這一步步走上去,竟仿佛是永遠也看不到盡頭一般,可慶縝身子依然挺直。

  路上哨崗的士兵在慶縝經過時,都側過身子看向山外。

  走著走著,慶縝的腳都走麻了,他也不記得自己走了多遠。

  那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思考。

  周秘書在一旁忽然問道:“昨晚你為何要撤兵坑了楊氏?”

  “奧,你說這個啊,”慶縝笑道。

  “那時候慶毅明明還沒接管兵權,你也明明知道羅嵐還在楊氏,”周秘書皺著眉頭說道:“現在楊氏一定把羅嵐抓起來了,現如今很多人得到你被召回111壁壘后,恐怕都會以為那是慶毅下的命令?!?br>
  慶縝笑道:“因為我知道你們會來抓我啊?!?br>
  “什么意思?”

  “我倆那老爹臨走時非要給羅嵐叫到身邊,說要讓他?;の?,可你也知道他那個人,”慶縝樂了:“能吃能睡,莽的不行,我哪需要他來?;?,我來?;に共畈歡??!?br>
  “所以你就讓楊氏把他抓起來?”周秘書皺眉道,他竟是不知道這其中有什么邏輯,不得不說慶縝計劃的事情總要比別人多一些。

  “不讓人把他抓起來,他現在恐怕已經沖到銀杏山上跟老頭子們拼命了吧,”慶縝嘆息道:“楊氏不會殺他的,活著的胖子比死掉的胖子有價值,沒從他身上掏出足夠有價值的東西之前,楊氏就不會殺他,總比他沖回來強?!?br>
  “但以后也會殺掉的吧,”周秘書平靜說道。

  “我已經為他準備好了退路,”慶縝說道。

  所以慶縝撕毀了與楊氏的盟約并不是為了別的,只為將羅嵐留在88號壁壘里面,不讓他回來送死。

  因為,就算慶縝,今天也沒把握可以活下來。

  慶縝光著雙腳站在盤山公路的山崖邊,他看著外面的飄雪:“羅嵐那個傻子,如果我今天死了,他一定會哭的很傷心吧。我倆那死鬼老爹總說,一家人要和和氣氣的,有家才有人?!?br>
  周秘書問道:“那你為何還要違逆慶氏家主的意思?”

  慶縝看著遠山,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他說道:“現在想想,我們這個家也只有我和羅嵐兩人而已,其他人不算?!?br>
  此時慶縝回頭望向前方,忽然笑道:“沒注意,竟然快到了!走吧!”

  慶縝走在前面,周秘書再次大聲問道:“大限將至,你想好了沒有!”

  大雪飄落,山風呼嘯。

  慶縝在風雪里輕聲道:“想好了?!?br>
  眼前已是慶氏在銀杏山山腰上的別墅莊園,這里依舊燈火通明著,慶縝站在那朱紅色的大門外面笑道:“仔細想想,好像還真沒來過這里幾次?!?br>
  周秘書押著他走進了大廳,慶縝的腳在干凈奢靡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個個血印,大廳里的仆人們噤若寒蟬,也沒人敢去把這血印給擦掉。

  慶縝往里面走去,會議室的大門已經敞開,慶氏的主席團成員都在里面坐著。

  慶縝走過長長的走廊,又走過長長的門廳,一個人走著,身后所有人都遠遠的跟著。

  忽然有人覺得,慶縝的背影直到這一刻都是直的,從未彎過。

  當慶縝走進會議室的時候,他徑直的走到會議桌盡頭坐下。

  慶縝身旁是沒有人的,所有主席團成員都坐在他的另一邊,就仿佛他在對抗整個慶氏一般。

  上首的老者平靜道:“你可知錯?”

  慶縝也平靜道:“何錯之有?”

  老者眼睛微瞇,他沒想到這21公里的山路走上來,竟是還沒能讓慶縝低頭。

  “殺人奪權,私養軍隊,違逆不尊,”老者說道:“這數項罪名加起來可定你死罪?!?br>
  慶縝問道:“必須死嗎?”

  “你不死,我心難安?!?br>
  這句話,才是慶氏主席團所有人的心聲,如今那位無視規則的影子,讓他們害怕了。

  他們還從未這么害怕過一位影子,所以這個影子必須死。

  ……

  此時,慶縝的部隊已經被打散了,有些被編入各個作戰序列基層開始馴化,有些冥頑不靈的則拴在壁壘里當狗一樣使喚,慶縝在軍中的影響力似乎已經被削弱到了輕如毫毛的程度。

  羅嵐在88壁壘被軟禁。

  似乎,慶縝失去了最后的助力。

  所以當圖窮匕見時,慶氏主席團勝券在握,硬要置慶縝于死地。

  慶縝起身光著腳掌走到會議室的落地邊上,有人大聲怒斥:“慶縝,到了這個時候還敢猖狂!”

  而慶縝忽然轉頭對周秘書大聲問道:“周其,我已經想好了,你想好沒有?!?br>
  在那21公里山路之上,周秘書兩次高聲發問,如今卻是慶縝問了回去。

  落地窗外山河壯闊,天地高遠!

  他不想在當影子了。

  他要當這慶氏之主。

  破風碎境山河斷,不轉乾坤不復還!

  慶縝再高聲問:“你想好了沒有!”

  周秘書笑了:“愿為你效勞?!?br>
  不知何時站到老者身后的周秘書,從虛無中捏住一條溪流,那透明的溪水仿佛無中生有,竟分散著流向一個個主席團成員的脖頸。

  有人驚呼聲驚動了會議室外的安保人員,可周秘書早有準備,清澈的溪流再次分出一股來,穿透了會議室厚重的實木門飛射出去,只聽外面慘叫聲接連響起,沒過一會兒便沒聲音了。

  山腰上也響起密集的槍聲,應是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山腳下的那個叫做張余歌的士兵忽然高呼:“各位,建功立業就在今日!”

  說話間,山野里忽然有大隊的士兵鉆了出來,雖然他一起向上沖去,戰斗時流下的血液竟是順著山路向下流淌,將薄薄的積雪都給融化掉了。

  而111壁壘里,下水道窨井蓋驟然被人掀開,一支支黑色的部隊沖向壁壘內所有軍事要地。

  當他們與壁壘正規軍發生遭遇戰的時候,這黑色的軍隊竟是異常驍勇,悍不畏死!

  一名黑衣士兵中槍后慢慢坐倒在地上,有戰友想要將他扶起,他握住隊友笑道:“終于等到今日,去吧不要管我,告訴長官我們等了太久!”

  ……

  周秘書對慶縝笑道:“你不讓羅嵐回來,是不放心我嗎,咱們可是小時候一起玩泥巴的朋友啊,太讓我傷心了?!?br>
  在山腰上慶縝說,他曾和羅嵐一起在那溪邊玩泥巴、冰柿子,但他沒說的是,那些小孩里還有這位周其。

  很多人都以為這位周秘書視慶縝為眼中釘肉中刺,這也是慶氏主席團喜歡用周秘書去針對慶縝的原因。

  但慶縝與周其從未不合,早些年,他們就便有了一個改天換地的想法。

  慶縝被周其質問,他也笑了:“確實有點不放心你,畢竟小時候就有算命先生說你腦后有反骨?!?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周其被噎得不行:“放他娘的狗臭屁!”

  原本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周秘書,一點都不斯文了。

  會議室里的那位老者冷聲說道:“你不怕慶毅舉兵回來殺你?”

  慶縝說道:“巧了,慶毅也是我的人?!?br>
  “現在怎么辦?”周其問道:“這已經反了,不能留后患?!?br>
  慶縝說道:“殺了吧,本來還想讓他們去雪地上走21公里,現在想想沒必要跟他們置氣了?!?br>
  贏家,要有贏家的氣度。

  話音剛落,那一個個主席團成員脖頸上的“水繩”便驟然收緊,猶如死亡的枷鎖。

  周其看向窗邊發呆的慶縝問道:“想什么呢?”

  慶縝回過神來:“哦,我在想,以后可能沒時間種花了?!?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周其聽著山腰上的槍聲,他扶了扶眼鏡說道:“尿性?!?br>
  那主席團的成員都還沒有立刻死去,他們想要把脖子上的繩索撕去,卻發現超凡者的手段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那溪水有如實質般的鋼索。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敗者為寇,勝者成王!

  慶氏,易主了。

  ……

  大章奉上。

  寫書最怕的就是沒有激情,忘了初心,沒了傾訴欲。

  我也怕。

  但是寫這本書時,忽然找到了初寫時的激情,投入了太多的心血,我太喜歡這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