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也是緊跟而上,而這種傳送蟲洞乃是人造的,靠著源氣維持,只要源氣不斷,它便非常穩定。

  這樣的傳送蟲洞就像是一道房門,幾乎都沒有任何感覺,一只腳踏進去,就已經走出來了,半秒不到的時間,便是來到了鴻蒙萬界閣的住所區。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四周頓時變得靜謐了許多,從這里看過去,是一片大小不一的閣樓,從閣樓的大小環境,便可輕松看得出這住所的等級。

  在蕭炎眾人所站的位置,由近到遠,閣樓也是由小到大,由普通到豪華,很好區別開來。

  而來到住所區,蕭炎首先是眉頭微皺,這片地方非常廣袤,住所一眼望去也是看不到頭,隨便看一眼,便是有很多住所都是空著的。

  那為何,在金婉的本子上,會寫住所住滿的消息。

  眾人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丁悅本想上去質問金婉,卻是被蕭炎攔住了,蕭炎對她搖了搖頭,讓她不必詢問。

  此刻蕭炎已是對此事不以為然,因為他已經百分之百的能確定,是有人在從中作梗,而這人,便有絕大的可能是斗神聯盟干的。

  金婉帶著蕭炎們快速的穿過普通的住所區,直至來到了二等住所區,來到這里之后便非常安靜,閣樓都是相互隔開,不會相互打擾到,便很快與下面幾等住所區別開來。

  此刻最令蕭炎頭疼的是,葉飛魚這妮子卻一直跟在隊伍里,要是不注意,還真以為他也是無畏戰隊的人,在其中和幾個女生聊得歡快,似乎還很“情投意合”。

  蕭炎也是頭疼的揉揉眉心,不知道拿葉飛魚如何是好。

  此時,已經來到了一棟閣樓面前,閣樓上面編著號碼,這個號碼正是蕭炎他們方舟的號碼,3820。

  “各位大人,這便是你們的二等住所,直至你們離開,這里都是你們的私人住所,無人打擾?!苯鶩袼檔?,說完之后,便是掬身行禮。

  眾人也是拱手抱拳。

  “有勞金婉姑娘了?!畢粞諄夯嚎?。

  金婉微微一笑,非??推?,自從她知曉蕭炎手中能量牌有七千多能量值的時候,金婉的態度便大轉彎,可能因為這個能量數值,已經足矣證明蕭炎他們的實力,她不得不尊重。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大人若是有任何需要,在閣樓之中,可以用玉牌直接呼喚我?!苯鶩褡詈笏檔?,蕭炎也是點點頭。

  直至蕭炎他們進入閣樓之后,金婉這才緩緩的退去。

  葉飛魚也是進入閣樓之中,深吸了幾口空氣后,滿意的點點頭。

  “雖然不及一等住所,但已經很不錯了,源氣比其他住所濃郁許多?!?br>
  蕭炎進入閣樓之后,便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這閣樓之中,源氣的濃郁程度明顯比外面要高,定然是用了某種可以匯聚天地源氣的陣法,進行了控制。

  “難怪,這住所也有三六九等,原來還有這般作用?!畢粞諄荷?,他本以為這等級只是一個噱頭,不過是為了多賺一些源氣丹而已,但現在看來,的確是有它的價值所在的。

  蕭炎的目光并未放在閣樓之上,而是看著葉飛魚。

  “葉飛魚姑娘,你不去尋你的隊伍所在嗎?”蕭炎問道,葉飛魚則是好奇的左右打量著閣樓,感覺比蕭炎他們還要好奇一些。

  “不急,我那幾個變態師兄,估計早就喝醉了,和他們玩沒意思?!幣斗捎閾Φ?,說完之后蹦蹦跳跳的站在了蕭炎的跟前,比蕭炎矮了許多,只到蕭炎胸膛高,仰起頭看向蕭炎,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我倒是覺得你很有意思,跟我說說你的事唄?!?br>
  蕭炎微微愣了愣,雖然有些不耐煩,但是可以確信一點的是,葉飛魚并非是古神殿派來監視他的,因為蕭炎看著葉飛魚的眼眸,從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波動,很顯然,葉飛魚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葉飛魚的表現是真實的,并沒有假裝的。

  蕭炎閱人無數,看其眼神便能基本確定,對方的話語是否真實。

  眾人倒是忙碌開來,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習慣,都各自擺弄著自己的必需品,蕭炎便是席地而坐,甄妮也是盤坐下來,從納戒中拿出了茶具,為蕭炎沏茶。

  頓時茶香四溢。

  “好香的茶?!幣斗捎閾Φ?,但是并未立即坐下,而是看著蕭炎。(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蕭炎神色平靜,手掌微微彈開,示意葉飛魚坐下,葉飛魚才客客氣氣的坐下來。

  “有什么事,姑娘直說吧?!畢粞卓醋耪縋萱凳斕鈉悴?,目光柔和,看著甄妮的眼中露出溫和的愛慕。

  沏好茶后,甄妮抬起纖纖玉手,美眸仰起,看著蕭炎的眼神也是帶著柔和之色,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

  接過茶水,蕭炎用杯蓋刮開茶葉,抿了一口妻子所泡的茶水,臉上露出滿足之感。

  “嘿嘿,那我就直說了?!北幌粞卓闖雋艘饌?,葉飛魚也是端著茶杯,都沒來得及喝茶,便是一臉正色的看著蕭炎。

  “先問你兩個問題?!幣斗捎闥檔?,蕭炎眉頭微皺,葉飛魚繼續道:“你和斗神聯盟有仇?”

  蕭炎聞言愣了愣,緩緩的點了點頭,雷神是被斗神聯盟陷害的,黑山神君也是被斗神聯盟陷害的,丁悅的母親也是被斗神聯盟的姜涯所殺害的,最主要的是,斗神聯盟對子辰虛靈塔十分覬覦,所以,蕭炎想和斗神聯盟沒仇都難。

  這些全部加起來,必定是與那斗神聯盟有了解不開的新仇舊恨,按照湛老所言,要么滅斗神聯盟,要么被斗神聯盟殺雞取卵,拿走子辰虛靈塔。

  所以蕭炎沒有選擇,除了當下必須要盡快除掉的血神界,其后最大的敵人,便是這斗神聯盟。

  “第二個問題……”說出口的時候,葉飛魚忽然頓了頓,似乎這個問題有些難以啟齒。

  “但說無妨?!畢粞自蚴嗆茸挪?,一臉的平靜。

  “你的界空是不是有難?”葉飛魚開口問道,而話語一出,正喝著茶的蕭炎差點嗆到,手中的茶杯都是微微一抖,灑出了些許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