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李董討論了一下武學之后,老張表示自己的“鈾光波動拳”還沒有大成,雖然已經比“萬佛朝宗”厲害得多,可還是有點不如降龍好幾掌。

  李董也表示以后少看點天子傳奇,努力工作才是正道。

  “操之,你進宮這就算是伺候完了?”

  城北的瑯琊公主府也住人,不過主要是瑯琊公主生的崽還有親眷在那里借居。張叔叔也是開府的,作為老帥哥的老婆,李蔻平日里還是住在鄒國公府。

  知道張德入宮面圣,張公謹也早早地叮囑過了,讓他出宮之后,就去瑯琊公主府。

  城北的宅子因為時常冷清,這光景陡然一熱鬧,還有點讓人不習慣。

  “叔父還要我在宮里伺候一輩子?”

  攥著茶杯,老張笑呵呵地看著張公謹。

  老帥哥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你要是伺候一輩子,安平能殺了老夫?!?br>
  開了個玩笑,張公謹有些感慨:“皇帝少了銳氣啊?!?br>
  “年紀大了,又已是天下第一,銳氣衰退,也是人之常情?!?br>
  精氣神上的事情,很不好說。這光景要是來個神仙,說能讓人長生,那李董還真就銳意進取再度勃發。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英雄豪杰的氣概變化,也是隨之而動,隨之而變的。

  “總不見得就說些閑話喝杯茶吧?”

  一臉不信的張叔叔看著老張,“湖北總督一事,怎么說?”

  “這還能怎么說,本就是合則兩利的事情?!?br>
  雙手一攤,老張對張叔叔解釋道,“此時入宮面圣,也就是給人看的,具體談個甚么,不重要?!?br>
  “唔……”

  這個路數呢,張公謹很熟,畢竟也經歷過。

  只是張公謹還有點擔心,萬一皇帝臨死之前想要咬一口,張德的崽固然能活幾個,他張公謹的子孫,可就一個張大安一個張大素在外邊兒。

  倒也不是說張叔叔不忠心,倫理綱常且先不講,只說知遇之恩,張公謹是牢記在心,從來沒有說掛在嘴上。

  這一點,張叔叔和杜如晦一樣,人品上沒得挑。

  既擔心皇帝殺全家,又擔心殺一半……

  “叔父放心,皇帝雄才大略,其眼光之超絕,遠勝兩朝名臣?;實鬯劑康?,這不是這一朝一夕之勝敗得失?!?br>
  老張說著,有些感慨,哪怕換個時代,換成李世民穿越到一千五百年后,不說做官如何,哪怕做老板開公司,那妥妥的也是行業巨頭啊。

  天賦素質差距太大,不親身感受,隔著朝野,隔著百官,隔著巍峨的宮墻,根本感覺不出來。

  萬幸,自己當年沒有腦抽,想著進入體制里面玩改良……

  在人精堆里磨礪幾百遍,老張的先天素質,還是遠不如這些個貞觀君臣,一個個妖到不行。

  別說現在活著的了,就算死了的,比如說溫二的老子溫彥博,老張要是唐朝土著,活不過兩集。

  得虧游歷在體制的邊緣,“埋頭苦干”“醉心搬磚”,這才有了現在可以跟李董坐而論“道”的資本。

  他是聽不懂李皇帝神神叨叨的什么“見群龍無首,吉”,估摸著應該是出自易經還是啥,意思么……老張一直以為“群龍無首”是樹倒猢猻散那性質來著。

  沒曾想不是一回事啊。

  “說實話,老夫現在還是沒底啊操之。就是當年老夫去做定襄都督府都督,都覺得有點過分。一晃恁多年,偶有身體不適,還以為就要撒手人寰。沒曾想,杜克明倒是先走了一步……”

  跟杜如晦的關系,張公謹也是私交不錯的。當年杜如晦差點被李建成的人干死,張公謹也是偷偷出了點餿主意,讓杜如晦跑了出來。事后么,房杜二人在那里火急火燎,張公謹就護著長孫皇后一眾秦王府家小,讓房杜二人松了口氣。

  當年真要是長孫皇后嗝屁,時局變化絕對大得驚人。

  長孫無忌絕對不會被“冷藏”那么多年,補償心理上來說,長孫無忌都會被重用。房謀杜斷就未必會被倚重到這般地步,因為長孫皇后、李承乾都死了。性情君王,怎么地也有一點點怨憤。

  交情是沒必要說得太細的,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是這光景,張德入京之后的種種表現,讓張公謹有一種皇帝在交代后事的感覺。

  于是又讓張叔叔有些忐忑,既為皇帝的身體擔憂著,又害怕皇帝臨死之前的性情大變。

  他經歷的太多,做不到像張德這樣。

  當然張叔叔在事業上的經歷,其實還未必有老張豐富。

  總之,哪家單位受了老張的投靠……至今還沒有不倒臺的。

  兩輩子都這行情。

  你看這東宮、工部、國子監……一個個都換了顏色。

  “叔父,可是嬸嬸有甚想法?”

  老張眼珠子一轉,尋思著張叔叔跟自己有什么好感慨的,都是姓張的。思來想去,也就是李蔻還有點想法,皇族出身,又是開府的猛將,雖說待業在家多年。

  “嗯?!?br>
  張叔叔點點頭,對張德道,“操之,二郎在那個大塔巴,是個甚么物事?”

  “嗯?”

  老張有些意外,聽張叔叔的意思,貌似這個公主嬸娘,是有別的想法?

  “大元歲數見漲,老夫這門庭,讀書固然是要讀的,可要說出仕,便是有些不易。說到底,這下一代鄒國公,只能是大哥?!?br>
  瑯琊公主生的第一個崽,有四五個名字,不過北宗宗譜上,卻是寫了“大元”這個名。之所以一直換名字,實在是張叔叔和瑯琊公主這么些年的生活環境都在發生劇烈變化,沒有真正的安定過。

  要么突然“風雨飄搖”,要么突然“富貴榮華”,平平安安和風細雨的時候極少。

  要說平淡,還不如蔣國公府。

  同樣都是行二的小子,張大素和屈突詮比起來,也是個勞碌命。而且張大素要拼一個富貴出來,比屈突詮難多了,他姓張,走仕途天然會遭受排擠和打壓。

  可要是走武漢這個系統,官位又太低。

  最后演變成這個局面,成為波斯灣的大“塔巴”,即是意外,也不意外。

  “嬸嬸屬意何處?”

  老張也沒有廢話,自己人無需客氣。張公謹也沒有矯情,便道:“大象和大素,跟東宮親善,也就不必老夫籌謀。原本你嬸娘也想讓大元先做個侍讀之類,現在看來,這行市還是有些不明,不若入股一處,置辦個產業?!?br>
  “那就天竺地最好,侯君集五服親族,手中攥著西天竺最少十個邦國,丁口十數萬,每年收的麻料、糧食、香料,都已經賺得流油。最多一二年,那老匹夫的債務,應當也能結清。這光景,凡是借錢給他的,怕不是都想著賴賬?!?br>
  債主討債,倘若對方沒錢,便要落井下石逼債;倘若對方有錢,那自然是巴不得再借上三五六七八筆,這是細水長流的人情,錦上添花的功勞。

  早先侯君集日子也不好過,哪怕他是頂級權貴,可債主們也不差,不敢說逼死這個豳州大混混,讓他身敗名裂是不成問題的。

  房二郎都能讓魏王李泰斯文掃地,何況侯君集還不是李世民的兒子。

  “老夫如今也不想恁多?!閉毆饕∫⊥?,“算是留個退路吧?!?br>
  以前窮的時候,張公謹在長安城的定遠郡公府,一下雨還內澇,現在不缺錢了,偏偏日子也未必好過到哪里去。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

  他自是半生瀟灑,可續弦的老婆想法多,當不了老板做不了主,那就只能老老實實地聽話。

  也難怪李蔻要督促著他來張德這里討個出路,實在是皇族中人,說不好就被株連。

  碰上改朝換代的時候,死誰不是死?你說你不姓李就有用的?

  李蔻也是經歷過幾次政治動蕩的,加上本身也在戰場上廝殺過,凡事都是走一步看三步。

  她也沒指望兒子繼承鄒國公的爵位,從皇帝那里討來幾個伯爵侯爵,其實也沒什么意思。張家的牌子在這里,萬一張氏子孫不肖,結果還是慘。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所以,李蔻琢磨的,就是將來萬一中國有變,自己的兒子孫子,能夠遠離是是非非就行。

  如今還不明朗,但三五十年后,天竺雖遠,亦是中國。

  “也罷,正好要處弼去了天竺之后,就要開始修路。沿途有甚膏腴之地,便問土著買上幾十萬畝?!?br>
  “此事不妨礙程三郎吧?!?br>
  “一點職務便利,本就是要占了那些地的。眼下的計劃,就是盯上了之后,看中的土地都圈下來,順著官道兩側延伸出去,將來早晚都要修建鐵路。鐵路修到哪里,地就圈到哪里。至于天竺土著,如今在昆侖海,鮮有說天竺人的,而是身毒人?!?br>
  天竺和身毒,發音差不多,但后者絕對是貶義。

  這個貶義,唐人不會主動去用,但對“昆侖?!蹦切┠舷輪死此?,就是要時時刻刻在用。

  與其讓唐人直面“天竺地”的風險,還不如把風險轉嫁出去。惡人嘛,能不做就不做,只是這唐朝路政的觸手伸到哪里,減丁的政策,也就開展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