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至此,朱天篷眼底一抹厲色閃過,深吸一口氣邁步上前道:“既然是來找我的,那我如果避而不見的話,豈不是說明我怕了他!”

  “我這個人信奉的東西很簡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盡殺絕!”

  “萬神帝國九皇子,我正好也想要會會這位所謂的神帝子!”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說完,朱天篷也不在遲疑,轉身來到了窗臺所在,縱身一躍便是躍了出去。

  呼呼——

  風聲大作,朱天篷的身影從天而降,徑直落在了萬妖樓外的地面上。

  與此同時,在他身影落下來的瞬間,四周就有著一名名穿著胄甲的修士涌上去來將他包圍在內,一個個身上偽大道氣息彌漫,手握兵刃蠢蠢欲動。

  “放肆!”

  掃了一眼那些將士,朱天篷口中冷哼一聲,體內大道大圓滿的威壓隨之迸發而出。

  下一秒,吐血聲不斷。

  可以看到一名名修士栽倒在地,雖然沒有昏死過去,但是卻也是極其的狼狽,甚至有人連站都已經站不起來了。

  “咦!”

  輕咦之聲響徹,可以看到在不遠處的一輛華麗馬車內,一名穿著皇子服侍的男子睜開眼,一雙金色的眸子鎖定在了朱天篷身上,眉頭微皺道;“去問問!”

  “是!”

  答應一聲,在他馬車旁邊的一名老者躬身行禮,一步邁出,其身子瞬間便是出現在了場內。

  “好快!”

  瞳孔一縮,朱天篷內心情緒為之一凝。

  雖然僅僅是一瞬間,但是他卻也能夠感覺到著老者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道王境的層次,不由的,他的神色便是隨之戒備起來。

  畢竟道王境的強者已經是一方霸主了,現在居然成為了神霸天的奴仆,著實是不能有任何的小覷。

  不過那人卻也沒有要出手對付朱天篷的意思,在來到場內之后,其身上氣勢席卷將朱天篷的威壓震碎,冷哼一聲道:“退下!”

  “是!”

  “是!”

  應是聲響徹,那些萬神帝國的修士不敢怠慢,忌憚的看了朱天篷一眼之后,一個個狼狽的退離了場內。

  眨眼間,場內就僅剩下朱天篷和那老者二人,四目相對,老者那雙渾濁的眸子之內一抹精光迸射,隨即開口詢問道:“小輩,你是什么人?”

  “不認識我?”

  撇了老者一眼,朱天篷很快就收起了內心的情緒,他看得出來,這老者就是馬前卒類型的存在,他真正在意的還是那神霸天。

  想到這里,朱天篷也不廢話什么,嘴角微微上揚道:“我,朱天篷!”

  朱天篷!

  居然是你!

  瞳孔一縮,老者神色微微一變,有些駭然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開口道:“很好,還真是不錯的年輕人!”

  說完,他也不在理會朱天篷,轉身邁步就回到了馬車旁邊,躬身行禮道:“啟稟殿下,那人就是妖帝子!”

  “哦?”

  眉頭一挑,馬車內的神霸天霍然起身,扭頭看向站在場內的朱天篷,臉上一抹冷意升起道:“還真是有種啊,居然膽敢站出來!”

  “不過既然出來了,那有些東西也該做了!”

  說話間,神霸天也不在遲疑,邁步走出馬車,帶著那老者行走,很快就隨之來到了場內,目光打量的看了朱天篷幾眼,拍了拍手道:“不愧是妖帝子,年紀輕輕就已經擁有著如此修為,也就比本皇子差點,還算是過得去!”

  呵呵!

  冷冷一笑,朱天篷沒有在意神霸天的垃圾話。

  他很清楚,后者是看出來自己的修為跟他差不多,內心且已經為之重視,不然的話也不會說這樣的話語妄圖來紊亂他的心神。

  “你也不錯!”

  抬起頭,朱天篷看向神霸天道:“雖然看上去宛如溫室花朵,但至少賣相還是可以的!”

  “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兒嗎?本帝的時間很寶貴,如果沒什么事兒的話就請回吧!”

  “你……”

  眼底怒意一閃,神霸天的臉色隱藏下來了。

  論垃圾話,朱天篷自認從不輸于人,只是他一直沒有用,且不屑用罷了。(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但既然神霸天有這種心思,他卻也不介意用一用,至少現在看起來,效果還是可以的。

  可以看到,神霸天表面上雖然沒有太大的波動,但是那雙眸子卻也已經噴火,作為高高在上的皇子,今日被人如此的當面辱罵,他豈能接受得了?

  “殿下!”

  然而,還不待神霸天開口說什么,一旁的老者卻是一步上前提醒道:“不要忘了咱們此番的目的!”

  聞言,神霸天眼底的怒火為之一頓,繼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看得朱天篷眉頭微皺,內心對于他的忌憚卻也是更強三分。

  “妖帝子朱天篷!”

  深吸一口氣,神霸天邁步上去道:“關于你的信息,我已經從三哥那里了解了不少!”

  “還真沒想到,短短三千多年的時間,你居然從偽大道境界直接就提升到了如此的地步,是因為當年吃下的那枚果實嘛!”

  “不過很可惜,你那枚果實雖然也不錯,但是卻也強不到哪里去,畢竟按照三哥的講述,那里面就只有一枚上級果實,而吃下去的那個人不是你!”

  “現在,本皇子給你兩個選擇:要么跪下磕頭認輸,要么本皇子今日讓你血濺當??!”

  喲!

  居然如此霸道!

  眼底詫異之色閃過,朱天篷還真沒想到這神霸天居然如此的自負,這擺明不將他放在眼里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已經成為道王,乃至道王境強者了呢。

  “你做不到!”

  聳了聳肩,朱天篷一臉毋庸置疑道:“反之,如果你一定要斗的話,血濺當場的人很可能就是你!”

  “放肆!”

  還不待神霸天開口,其身旁的老者就是開口喝斥。

  對于朱天篷侮辱神霸天的言詞,作為仆人的他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一步踏出,其身上道王境的威壓席卷而出,徑直壓向朱天篷所在,一副就要動手的架勢。

  “放肆的人是你!”

  怒斥聲起,七夜從天而降,瞬間擊碎了那老者的威壓,一雙眸子殺機畢露道:“真當我妖庭無人否!”

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www.rfdjc.ic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