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玄幻小說 > 不滅戰神 > 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死了?
  比大長老還強……

  這是個什么概念?

  也就是說。

  眼前這個青年,至少是和九天宮副宮主一個級別的存在。

  那些海獸也圍了過來,將山谷重重包圍。

  兇威,鋪天蓋地。

  血刃和天上那件神器的交鋒,也還在持續。

  整個島嶼上空,都充斥著毀滅性的氣息!

  突然!

  青年男子看向灰色古堡,搖頭道:“你很不聽話??!”

  “沒辦法??!”

  “本尊阻止過了,你也看到了,是他們執意要來的?!?br>
  器靈沙啞道。

  秦飛揚轉頭看向灰色古堡,皺眉道:“你們認識?”

  “火蓮都在這,你說呢?”

  器靈道。

  秦飛揚又看向火蓮,狐疑道:“你好端端的跑來這里做什么?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火蓮低著頭,默默不語。

  秦飛揚怒道:“抬頭看著我!”

  火蓮目光一顫,緩緩抬頭,看向秦飛揚。

  “回答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還有,剛才你們說的約定是什么?”

  秦飛揚問。

  “沒什么?!?br>
  火蓮搖頭。

  秦飛揚惱道:“沒什么,那你干嘛聽他的?”

  “我……”

  火蓮支支吾吾。(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青年男子挑了挑眉,看著秦飛揚道:“行了,別逼她了,我會心疼的?!?br>
  “輪得到你來心疼?”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把火蓮留在這?”

  秦飛揚沉聲道。

  “是她自己留在這里的,我可沒有逼她?!?br>
  “至于我是誰……”

  “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我嗎?怎么現在面對面站在一起,還不知道我是誰呢?”

  青年男子戲謔道。

  “一直找他?”

  秦飛揚三人面面相覷。

  忽然!

  三人身軀一震,驚疑的盯著青年男子。

  轟!

  也就在同時。

  青年男子身上陡地神光大放。

  緊隨著。

  一個龐然大物橫空出世。

  那赫然一條神龍!

  體長數十米,渾身布滿火紅的龍鱗,頭上兩根龍角似巖漿澆鑄而成般,散發著奪目的光輝。

  “火龍!”

  秦飛揚三人不可思議到極點。

  原來天龍之海的獸神,竟是一條火龍!

  火龍盤旋在山谷上空,俯視著秦飛揚三人,龍威滾滾,喝道:“見到本座,還不下跪!”

  “下跪?”

  秦飛揚一愣。

  “我龍族統治著整個古界,而你們人類,僅僅只是我們龍族的玩物而已?!?br>
  火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三人,傲道。

  “玩物?”

  三人挑眉。

  “怎么?”

  “還不服?”

  火龍盛氣凌人。

  秦飛揚冷笑道:“既然你這么高高在上,那干嘛還跑來天龍之海?”

  火龍道:“本座是奉龍尊之令,守護北海,免得你們這些卑微的螻蟻,渾水摸魚,偷偷潛入到神州?!?br>
  “什么?”

  “你就是龍族派來鎮守神州入口的?”

  秦飛揚驚道。

  “對!”

  火龍點頭。

  “原來如此?!?br>
  秦飛揚恍然大悟,看著灰色古堡道:“你說的另一方面應該就是它的身份吧!”

  “沒錯?!?br>
  “龍族,別說你,連本尊,也不敢輕易得罪?!?br>
  器靈嘆道。

  “那你干嘛不告訴我?”

  “這種事,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吧!”

  秦飛揚皺眉。

  器靈沉默片刻,道:“是因為火蓮?!?br>
  “火蓮?”

  秦飛揚一愣,又狐疑的看向火蓮。

  “喂喂喂!”

  “本座讓你們跪下叩拜,你們是沒聽到嗎?”

  火龍見秦飛揚竟是直接無視它,很是不爽。

  “跪拜?”

  “就憑你?”

  秦飛揚和慕天陽同時抬頭,看向火龍。

  “膽子不小??!”

  “自從本座坐鎮北海,還沒人敢如此放肆!”

  火龍大怒。

  龍威滾滾而出,朝秦飛揚三人壓迫而去。

  “等等等等?!?br>
  “我又沒頂撞你,干嘛把我也算進去?”

  火易連忙道。

  “因為你也沒有跪拜!”

  火龍道。

  “呃!”

  火易錯愕,忽然咧嘴笑道:“你也配?”

  “混賬!”

  火龍頓時怒發沖冠,龍威鋪天蓋地。

  這龍威一降臨,秦飛揚和慕天陽就忍不住臉色一白,雙腿也是劇烈的顫抖起來,感覺頭頂上,就像是頂著幾座大山。

  要知道。

  他們可是都開啟了潛力之門、

  并且不止一兩層。

  可就算如此,都無法扛住這股龍威,可想而知,這條火龍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然而。

  一旁的火易,卻是紋絲未動。

  臉上依然掛著戲謔的笑容。

  好像根本不受影響。

  火龍正得意,但在看見火易時,眼珠子頓時一瞪。

  “區區龍威算什么?”

  火易呲牙一笑,隨著手一揮,那籠罩著秦飛揚和慕天陽的龍威,竟如同消失了一樣。

  “恩?”

  秦飛揚兩人身體一輕,頓時便轉身震驚的看著火易。

  這龍威,連開啟潛力之門的他們都扛不住,可火易居然表現得如此輕松。

  更過分的是,還替他們擋住了這股龍威。

  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等等!

  難道是宮主令?

  記得當初在議事大殿,有宮主令在手,二長老都傷不了火易半分。

  火易看著火龍,笑道:“我說你不配你就不配,有意見嗎?”

  轟!

  火龍暴躁了。

  感覺自尊受到踐踏了。

  龍威猛然揚起,朝三人拍去。

  哐鐺!

  也就在這時。

  灰色古堡一個閃爍,橫在秦飛揚三人上空,擋住了龍尾。

  “你放肆!”

  火龍怒喝。

  “不好意思,秦飛揚是本尊的主人,主人有難,本尊豈能坐視不管?”

  器靈沙啞的笑道。

  火龍喝道:“本座知道你很強,但你就不怕遭到我龍族的報復!”

  “怕?!?br>
  “當然怕?!?br>
  “放眼古界,誰不怕你們龍族?”

  器靈道。

  “那你還敢忤逆本座?”

  “馬上給我滾開!”

  火龍暴喝。

  “雖然怕,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br>
  “誰讓本尊攤上這么一個不怕事的主人呢?”

  器靈呵呵笑道,語氣帶著幾分無奈。

  火龍目光一沉,掃視著三人和灰色古堡。

  忽然。

  隨著一道道神光涌現,它又幻化成人身,落在火蓮身旁。

  秦飛揚也隨之看向火蓮,笑道:“有我在,別怕,快過來?!?br>
  火蓮看著秦飛揚,良久良久之后,嘆道:“你們走吧!”

  “走?”

  秦飛揚錯愕,問道:“那你呢?”

  火蓮道:“我已經打算留在這陪他?!?br>
  “我不允許!”

  秦飛揚和火易幾乎在同時開口喝道。

  “恩?”

  慕天陽狐疑的看著火易,這家伙急什么?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但對于慕天陽的目光,火易視若無睹,看著火蓮道:“如果是因為他威脅你,你完全不用擔心,因為我們來了?!?br>
  “別問了,快走吧!”

  火蓮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說道,語氣儼然帶著一絲冷漠之意,可眼眶里面卻有水霧在打轉。

  秦飛揚皺著眉頭。

  青年男子瞧了眼火蓮,又看向秦飛揚幾人,目光閃爍不定。

  火蓮意識到不妙,看著青年男子,道:“別忘記我們的約定,放他們走!”

  青年男子颯然一笑,道:“你這么關心他們,我可是會吃醋的?!?br>
  火蓮挑眉。

  “行行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和他們一般計較?!?br>
  青年男子說完,又看向秦飛揚三人,道:“本來你們擅闖此地,還殺我這么多寵物,只有死路一條,但沒辦法,誰叫我這人憐香惜玉呢?既然她開口了,那你們就走吧!”

  器靈看著三人,道:“要不走吧?”

  “不走!”

  火易搖頭。

  慕天陽又狐疑的看向火易,怎么越看越奇怪呢?

  看上去,好像比秦飛揚都要關心火蓮。

  而火易的回答,也是讓青年男子的臉色,又猛地一沉,道:“別給臉不要臉!”

  “別生氣,別生氣?!?br>
  慕天陽呵呵一笑,看著青年男子道:“要走也行,但有些事,必須得先說清楚?!?br>
  “什么事?”

  青年男子狐疑。

  慕天陽指了指天上的那輪烈日,道:“它為什么會在你手里?如果我沒記錯,他應該是秦霸天的神器吧!”

  青年男子聞言,眼神頓時玩味起來,道:“這么在乎那件神器,看來你和秦霸天的關系也不淺??!”

  “算是吧!”

  慕天陽點頭。

  “那你呢?”

  “作為秦霸天的后人,你就不想知道嗎?”

  青年男子又看向秦飛揚。

  在看見紫金龍血的時候,他就已經在懷疑秦飛揚和秦霸天的關系。

  后面,慕天陽在看見那‘烈日’復蘇的時候,也說出了秦飛揚的身份。

  而青年男子一直在山谷里面看著他們,所以也就知道了秦飛揚是秦霸天后人的這個身份。

  秦飛揚皺了皺眉,道:“這也正是我來找你的原因之一?!?br>
  “真的想知道?”

  “我怕你承受不了這個打擊?!?br>
  青年男子戲謔道。

  秦飛揚挑釁道:“那你倒是說說看?”

  “好?!?br>
  “那我告訴你?!?br>
  “這件神器,是我從秦霸天手里搶來的?!?br>
  “而秦霸天也早已命喪黃泉?!?br>
  “并且,還有一個叫盧正陽的人?!?br>
  青年男子道。

  “什么?”

  秦飛揚身軀一震。

  慕天陽神色也一呆。

  真死了?

  回過神后,慕天陽看著青年男子,問道:“他怎么死的?”

  “這還用問嗎?”

  “是我搶走了他的神器,自然也就是我殺了他的?!?br>
  青年男子呵呵笑道。

  “你殺他?”

  慕天陽皺眉,一臉不相信。

  “怎么?”

  “不信?”

  青年男子道。

  “別說我看不起你,我太了解他們,僅僅只是一個秦霸天,你也未必能殺得了,更別說盧正陽也在?!?br>
  慕天陽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