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仙藥生靈!
  黑暗宇宙,殘破星海。

  這里是死亡和破敗之地,但是現在撲捉到了生命波動,讓他們如同看到了曙光,覺得來到了目的地,很可能會見證帝路。

  可是現如今,蘇炎他們穿越一片星空,來到了目的地,卻看到了一頭真凰!

  這不得不讓人震撼了,他們雖然沒有見過真凰,可是確信這是一頭小真凰,這是和真龍同級別的至尊生靈。

  它雖然僅有拳頭大,但是體內涌動著浩瀚生命潮汐,照耀的這片黑暗宇宙,都璀璨通明,讓這冰冷的死亡宇宙,充實著生命溫度。

  這里瑞霞如海,如同成仙得道之地,一位傳說中的仙靈展翅翱翔!

  蘇炎的胸膛劇烈起伏,很難想象,那么小的一頭真凰,竟然涌現出如此浩瀚的生命之力,都覆蓋了廣袤的天地,形成了生命氣息遮天蔽日的畫面。

  然而他的心中也有震驚,因為這頭真凰彌漫著一縷縷藥香,清香撲鼻!

  藥香入體的時分,蘇炎的肌體發光,血肉熾熱,內涌生之氣,這是因為藥香蘊含的一些能量物質,催動的蘇炎戰力,有一種逆天成長的感覺!

  “一株藥!”

  蘇炎倒吸涼氣,它難道是一株藥?

  其實修行到蘇炎這種境界,神藥對他來說價值都不是特別高昂了,可是這一株藥就顯得格外驚人了,只是聞了聞藥香,他都有一種在能量物質刺激下,戰力全面覺醒的趨勢!

  這是一株什么樣的藥?難道超越了神藥范疇不成?

  總之蘇炎都口干舌燥,這是大機遇,必須要把握住,雖然他們現在用不上,可如果可以得到它,那么這一株藥,不知道未來可以起到多強的幫助。

  “它發現我們了,要逃離!”33小說首發 //www.rfdjc.icu https://m.www.rfdjc.icu

  蘇炎的氣勢猛變,因為他們的到來,真凰也已經注意到了蘇炎一行人。

  這頭真凰如同受到了驚嚇,小翅膀舞動,流淌霞光。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它欲要飛遁離開,這疑似一株恐怖古藥的真凰生靈,如果真的展開飛遁,他們怕是極難從如此廣袤的宇宙中將它給挖出來!

  “轟??!”

  然而蘇炎的速度更快,剎那間急速沖擊而來,過程中肌體當中蟄伏的宇宙能量爆發,直接覆蓋了百萬里之遙。

  他直接開啟了最強狀態,甚至演化了奇門宗師的手段,封天絕地,強行鎮壓這片時空,要封住真凰的退路!

  蘇炎的手掌也抓了上去,然而就在他的掌心即將觸碰到拳頭大的真凰時刻,這頭真凰瞬間熾盛了一大截,且涌現出一種不朽的物質,竟是恐怖滔天!

  “它難道是傳說中的仙藥!”

  尹依思震撼,鮮艷的紅唇都長大,世間有傳說中的仙藥,超越了神藥范疇。

  這種藥,舉世難求!

  仙藥,怕是禁忌都極難掌握,根據道殿古籍的記載,宇宙窮奇億萬年的精華,或許可以孕育出一株完整的仙藥出來,可見孕育仙藥的艱難程度。

  這是無價的至寶仙珍,舉世難求,只是存在于傳說當中,現在真凰灑落下來的不朽仙精,讓尹依思覺得這是一株仙藥!

  羿袁和大力都激動,這些灑落下來的不朽仙精被他們吸收了一些,一個個肉身爆發,體內的精血都強盛了一截,像是吃了十全大補藥,實在是變態!

  蘇炎的眼睛都紅了,可是就在他即將抓住真凰仙藥時刻,他手掌被不朽之力擋住了,甚至驚人的反震力量,差點將他轟擊的橫飛出去!

  “轟!”

  下一刻,真凰復蘇,雙翅展動,撕裂出來數不清的虛空大裂縫,它倉皇而逃,遁入虛空裂縫中,急速遠遁。

  “不好!”

  蘇炎的氣勢狂暴,吼道:“快追,這是一

  株仙藥,舉世難求,說不定和成就禁忌有關!”

  羿袁心臟撲通跳動,體內血液逆流.......

  他們情緒失控,瘋狂追擊,順著虛空大裂縫狂沖。

  雖然他們無法確認這是不是仙藥,可是真凰一下子震開了蘇炎的手掌,差點傷及他的肉殼,可見它到底有多么的嚇人。33小說首發 御龙在天手游安卓版 www.rfdjc.icu m.www.rfdjc.icu

  強如蘇炎的肉身,甚至在龍之城得到了龍元洗禮,都快追上大能層次的肉身強度了,連他都扛不住真凰的力量,真的難以想象它到底有多強大!

  不過在強也是一株藥,且之前蘇炎未曾下死手,生怕毀掉這一株藥,可是他也沒想到這一株藥會那么變態,震開了他的手掌。

  “咻咻!”

  四大強者狂沖上去,追擊真凰生靈。

  不得不說它的速度太快了,順著虛空大裂縫橫渡,蘇炎吃奶得勁都使出來了,瘋狂橫渡,累的都要噴血,可是他也極難追的上這一株真凰生靈。

  “怎么會這么快!”

  蘇炎失控咆哮,接連幾十次超強度橫渡,他都累的肉身冒汗,可是他追不上真凰,甚至被對方擺脫了一大截路,眼看著都無法鎖定真凰的蹤跡。

  “啾啾!”

  這頭真凰,熾盛如天日,僅有拳頭那么大,通體羽毛鮮艷,流淌仙霞,熾烈滾滾,像是黑暗中的一盞神燈,格外的矚目。

  【】它也具備足夠高的靈性,察覺到蘇炎他們追不上自己,這頭真凰的速度放慢,對著蘇炎他們尖叫,發出一陣凰鳴之音,聲音清脆悅耳。

  且它揮著小翅膀,指著蘇炎他們,嘰嘰喳喳的,如同在嘲笑他們速度太慢了!

  “這個小豆丁在嘲笑我們!”大力氣得鼻子都歪了,真凰正在指著他們嘲笑,模樣格外喜人,甚至又對他們撅了撅屁股,嘲諷不斷。

  這不能忍??!

  蘇炎都黑著臉,猛的一個橫跨,人體中蕩漾出熾熱的宇宙光芒,剎那間他如同巨龍橫空,影響的星空都在顫栗。

  這是一種恐怖神威爆發,壓力堪稱排山倒海,轟向真凰,要強行鎮壓它。

  顯然,這頭真凰的膽子很小,嚇的一哆嗦,整體鮮艷而又漂亮的羽毛根根炸立,一下子急速沖向前路,在黑暗中的虛空中爆射,頭也不回地跑路。

  蘇炎真的沒脾氣了,他們根本追不上這頭真凰。

  別管它到底是不是仙藥了,追不上注定和造化無緣,

  小半天過去,蘇炎他們徹底失去了真凰蹤跡,一行四人干瞪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最終,如同泄氣的皮球,蘇炎撓著頭,神情非常的尷尬。

  他堂堂蘇狠人,縱橫同代無敵手,現在愣是拿一株真凰仙藥沒法子,說出去多半會被笑掉大牙。

  畢竟它只是一株藥......

  “剛才你就不該出手,好好和它談一談,說不定可以交個朋友?!幣浪伎嗄?,發表看法。

  “馬后炮!”

  蘇炎翻了翻白眼,誰知道這頭真凰的速度那么快,估計大能來了多半都沒有希望活捉它?除非能夠來一位絕顛大能,才有一定希望抓住仙藥。

  “你說啥!”

  尹依思瞪大眼睛,直視著蘇炎,絕美的臉頰上,涌現出絲絲縷縷的羞怒,豐滿的胸脯都在劇烈起伏,氣得不清。

  蘇炎剛要回應,隨即他愣住了,一雙目光望向遠方。

  因為他們發現,真凰在遠方的虛空中,屹立在一個殘破的星體之上,它探頭探腦地望著蘇炎他們。

  尹依思臉頰上洋溢的羞怒頓時散去,取而代之是一抹柔和的笑意,很是甜美,動人心弦。

  她沖著真凰包含笑容開口:“小東西,快來,姐姐這里有好吃的

  .......”

  說著,尹依思取出一些藥材,都特別貴重,希望真凰喜歡這些食物,尹依思在想這個小東西在死亡宇宙中,肯定很多年沒有吃過鮮美的食物了。

  看到這十幾株上佳的藥材,擺放在虛空中。

  真凰的口水都嘩啦啦留下來了,像是一個小饞貓,眼睛直勾勾望著尹依思拿出來的藥材。

  這一幕,讓尹依思發出更為甜美的笑容,對著真凰招手。

  然而,真凰擦了把口水,小眼睛中閃出一抹人性化的神情,斜睨著尹依思,那意思像是在鄙夷她的手段太低端了,甚至對她撅了撅屁股,一陣嘲笑。

  大力撓著頭,這小豆丁真的是成精了。

  尹依思氣得渾身發顫,蘇炎經不住大笑:“馬后炮......”

  “混賬,你給我站??!”

  尹依思張牙舞爪跑來,妙曼的嬌軀繚繞太陰圣力,要和蘇炎沒完。

  蘇炎則是化作一道閃電,直沖真凰,用足了力量,一下子跨越了虛空,直沖真凰所在的方位。

  這頭真凰猛的一機靈,蹭的一下子逃遠了。

  “它好像在故意吸引我們?!?br>
  羿袁皺眉,這頭真凰雖然逃了,可是速度變慢了,似乎有意將他們引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死亡宇宙這么大,我們一路探索,不知道要花費多次時間才能搜索完畢,既然這小東西在這里生活,說明這死亡宇宙,應該有生命發源地!”

  蘇炎說道,雖然前路有未知的危險,也既然已經來了,也沒有回頭路,如果就此退走,必然遺憾終生。

  就這樣他們一追一趕,快一天過去了。

  當來到這片地界,蘇炎的臉色微變,這里有些不對勁,在這無邊無際的殘破宇宙中,他撲捉到了一種不易察覺的生之氣!

  難道這深淵之底?還有一些和可存的環境?

  甚至,他們來到了深淵最下面,要接觸傳說中的帝路!

  “它消失了,跑的很快,故意引我們來到底想要干什么?”羿袁小心戒備。

  蘇炎睜開乾坤眼,遙望著片地界,同樣是殘破的宇宙天穹,但是有一種生之氣,從深處蔓延而出。

  他們小心翼翼探索,不敢有絲毫大意。

  路程中,真凰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讓蘇炎他們納悶,當探索到深處,羿袁低聲道:“大哥來過這里,我撲捉到了他的氣息,他的印記就在深處,但是很弱,和外界的印記比起來,這一道印記快散去了!”

  “快過去看一看,說不定前方真的是帝路入口!”

  蘇炎他們瞬息間沖上去,順著羿袁的感應一路開始摸索。

  然而快來到目的地的時刻,四大王者心跳加速。

  蘇炎都覺得被一頭恐怖的物種盯住了,心中騰起寒意。

  這讓蘇炎凜然,這什么層次的生靈蟄伏在暗中,還未戰已經生出膽寒了?

  “那小豆丁將我們引來,該不會想要讓這里的怪物對付我們吧?”

  大力低語,瞧見蘇炎運轉天眼搜捕,他不在說話打擾。

  蘇炎的乾坤眼爆發到了極限狀態,一雙瞳孔化作金色,蘊含乾坤大道!

  他一寸寸展開搜捕,他不信這頭生物可以逃得出他的天眼鎖定。

  很快,蘇炎的金色天目大睜,他在虛無中撲捉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張量!”蘇炎驚喜。

  甚至他出動從虛無中走出來,身材高大魁梧,站在虛空中,不過他的神情冰冷,面孔上卻有一抹殘酷的笑容,用陰冷的眸子盯著蘇炎一行人。